Tag Archives: 農產運銷

「穀賤傷農」的根源和解決之道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0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在臺灣,「穀賤傷農」常常上演,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於農產運銷並非掌握在農民手裡,而是掌握在盤商手上所致。但這種時常對農民造成剝削的農產運銷體系是現今臺灣「農委會、農會、小農」三角共生的農業體系下的自然結果。

一、根源

紐西蘭奇異果長年價格穩定高貴,只有供不應求,從未聽聞其「果賤傷農」。這是因為紐西蘭全國約 2,700 多家奇異果農戶團結起來,成立一全國性生產合作社,再藉著政府資金補助(給一次釣竿而非年年給魚的方式),成立國際行銷管理公司 ZESPRI。政府用很優惠的方式把主要股權讓給農民,所以,該公司 2,700 個供貨果農即是 ZESPRI 的股東,也就是 ZESPRI 幕後真正的老板。沒有老板會剝削自己。紐西蘭奇異果全球市場占用率約 20%,全球產量 9,000 萬箱,58 艘專用船、12 個專用碼頭,這種陣仗絕非一個農會、個別農戶所能投資經營的,一定要團結起來形成經濟規模。相對地,臺灣小農無力單獨掌控行銷通路,只好假手於農會、行口、果菜批發公司、貿易商等形成的中間貿易商。這是致命的錯誤:中間貿易商要買低賣高才能極大化利潤,而農民要儘量高價賣出;二者利益相衝突,法規和道德勸說也難以改變那隻「看不見的手」運作的方向。所以,ZESPRI 的行銷通路不假手外人,其行銷和管理專業人才在半年前即預先規劃如何分配市場和生產調度,並在全球開拓新市場、創造新需求,以填補日益擴大的產能。他們做得好,分紅利;做不好,農民股東就叫他們回家吃自己。但臺灣的中間商卻老是叫小農吃納稅人。 Continue reading

Share

臺灣現階段的農產運銷問題及未來的政策方向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85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許文富名譽教授

一、前言

農業政策是為解決當代的農業問題,或為考慮未來農業發展需要而制定的措施、策略或原則,農產貿易及運銷政策亦然。這些政策必須跟著時代進步的脈動、社會變遷、農業科技進步、市場自由化潮流以及國民糧食消費習慣的改變,同步調適或修正,始能迎合時代進步需求,並滿足生產者和消費者之期望,以及農企業的永續經營。

二、農產運銷問題的質變

近年來,由於農業科技持續進步與加入 WTO 後農業轉型經營的態勢,以及農企業 (Agri-business) 化意識的深化,導致臺灣的農產運銷問題也發生明顯的變化。過去的農產運銷問題,大都是以運銷技術落後、制度不良或設備不足所引起的問題居多,例如在傳統果菜運銷的行口制度下,行口報價不實,農民受到剝削,產品保護不佳,包括包裝材料不良、包裝體過重裝卸不便以及產品在產地分級制度不徹底等,加上產品在運銷通路中所需經過之層次太多,造成損耗率偏高及其他成本的增加,所以運銷成本偏高及農民分得比率偏低是問題的核心。

Continue reading

Share

臺灣水果外銷大陸的產銷機制:ZESPRI or Sunkist?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8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建議成立二家互補又競爭的農企業,開拓大陸等海外市場。藉公司的形式集中資源從事果園到市場的生產與行銷系統的改進,用品質差異化來彌補與東南亞國家等成本的差異。一家專注於芒果、蓮霧和楊桃,主打大陸市場;其管理行銷團隊是幫果農打工的專業經理人,這家公司參考紐西蘭ZESPRI的模式與果農訂定「生產契作」合約。另一家則行銷鳳梨、香蕉、和木瓜等各類水果,主打日本市場;該公司則參考美國Sunkist的模式與各果農訂定「行銷契作」合約,果農是該公司代工生產者。同時,臺灣水果最重要的是要「產業升級」;轉進農產價值最上端的品種改良和種苗銷售上,成為熱帶水果的技術和種苗中心。

一、前言

根據經濟法則,一個國家出口其有比較利益的產品,進口其無比較利益的產品。臺灣的產業結構跟日、韓類似,在資訊電子產業的製造與出口上,走在世界前沿。譬如,臺灣是世界最大的半導體晶片代工國和電腦代工國,以致於全球約2/3的電腦是由臺灣代工製造。臺灣也是世界上重要的化工產品供應國(如台塑、奇美)。換句話說,在資訊電子、化工等產業上,臺灣在全球市場有比較利益,故製造業出口約占臺灣總出口的99%。相對地,臺灣腹地狹小,人工成本高,沒有成為農產品大國的天然條件。於是,我國農產品出口僅占總出口的0.2%,而農產加工品僅占總出口的0.8%,二者共約占總出口的1%(見表一)。

Continue readin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