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花卉

2012年臺灣國際蘭花展觀後心得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3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蕭本誠碩士生

2012 年 3 月 9 日,農業經濟學系舉辦校外參訪到臺南後壁觀看國際蘭花展,以碩士班一年級學生為主;臺灣蘭花的高知名度,也讓國際班的外籍生積極參與。非常榮幸的是,臺灣蘭花產銷協會理事長高紀清先生特別撥冗,向我們解說臺灣蘭花產業的發展、產銷過程和困難。以下摘要座談會內容,並提個人心得分享讀者。

臺灣蘭協

2002 年成立的「社團法人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簡稱為「台灣蘭協」,英文名稱為「Taiwan Orchid Growers Association」簡稱為「T.O.G.A」。成立的宗旨為「結合全國蘭花生產及銷售業者,推動蘭花產銷業蓬勃發展、開發國內外市場、提昇產銷技術及協助政府發展花卉產業基本政策而設立」。該協會並有發行「台灣蘭訊 (Taiwan Orchid Talks)」,期許可以和英國皇家蘭花協會出版的《ORCHIDS》和美國蘭花協會出版的《The Orchid Review》並列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蘭花專業期刊。每年並於臺南蘭花生技園區主辦國際蘭展,除了主題景觀比賽、大型景觀展示(圖一、圖二),還有蘭花選拔。 Continue reading

Share

臺灣如何成為亞太花卉交易中心與產業升級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2、93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一、臺灣成為亞洲花卉拍賣中心和花卉島的挑戰

中國在唐朝時,應該是全球最富強的國家。但明朝的科舉和一些舊文化扼殺了創意,使中國生產力停滯。到了 17 世紀時,荷蘭這個商業國家躍起為全球第一個「現代化」國家,有著自由市場、農產運銷、保護產權、尊重合約、成熟市場經濟運作機制。於是,對還是處於「自給自足」式的農業世界,荷蘭優異的市場經濟組織和技術使其在 17 世紀時,成為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但風水輪流轉,英國在 18 世紀時開始了工業革命,機械大幅取代人力,生產力躍升,超越了荷蘭,這使得英國成為當時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而這「日不落國」的富強直到 20 世紀,才被美國取代。

一個國家的富強,或是一個人的工資,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它所掌握的技術。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化浪潮下,技不如人就失去市場。

荷蘭在約四百年前就開始培植鬱金香,並陸續開發溫室栽培技術。臺灣顯然沒有漫長的四百年慢慢累積相關經驗和技術,於是與荷蘭合作成為最佳選項。然而,清朝也曾在西方的船堅炮利下,想「師夷長技以制夷」地學做炮建船,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事情只學硬體不學軟體,結果還是積弱不振。所以,臺灣想在花卉種植及行銷上成為亞洲的荷蘭,顯然不僅是建一個「國際級」的花卉交易站這般簡單,不能用錢堆出來的,更是我們需要虛心學習的。 Continue reading

Share

從國際蘭展談培植蝴蝶蘭為尖端產業之芻議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4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雷立芬教授

壹、前言

位於台南縣後壁鄉的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於民國93年2月舉行動土典禮迄今,已經有多家業者進駐,並且逐漸形成國內蘭花產業的重要生產聚落,尤其每年3月主辦的國際蘭展更是一大盛事。今年的國際蘭展甫於3月16日結束,筆者趕在結束前南下參訪。置身於美不勝收的花海中,雖然沒有濃郁的花香,卻因為蘭花的脫俗與高雅,而更加令人心曠神怡。蘭展的盛宴不但呈現台灣蘭花產業的蓬勃興盛,更凸顯主辦單位的用心,包括舉辦蘭花手工藝創意比賽、會場裡因應外籍買家需求而臨時設置的CITS辦公室、還有結合地方特色的農產品特賣活動等。最令筆者驚豔的是被暱稱為「台灣阿嬤」的台灣原生種蝴蝶蘭的潔白無瑕(如圖一),以及民間機構對於保存台灣原生品種的用心(如圖二、三)。

圖一、台灣阿嬤

Continue readin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