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昆蟲系

臺大校園驚見荔枝椿象蹤跡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105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 戴允文碩士生、華國勛研究助理、許如君副教授

荔枝椿象圖

圖一、左為荔枝椿象雄蟲,右為荔枝椿象雌蟲(吳昌昱攝)

荔枝椿象 (Tessaratoma papillosa  (Drury)) 為近年入侵臺灣的新興害蟲(圖一),臺灣原先無該害蟲之族群,1999 年首度於金門地區發現荔枝椿象的蹤跡,當時金門縣政府雖進行緊急防治及透過教育推廣希望杜絕荔枝椿象擴散至臺灣本島。2011 年 1 月首次於臺灣本島接獲通報,在高雄前鎮區共 10 個地方發現荔枝椿象族群。入侵高雄後,政府雖採取防治措施,但因其擴散速度過快,防治效力不佳,而使荔枝椿象於高雄地區立足,而在 2012 年之後於其他縣市例如臺北市、新北市、苗栗縣與屏東縣也陸續發現該害蟲。同年 11 月,荔枝椿象似乎擴散至全臺。今年五月於苗栗接獲農民通報,在公館鄉的荔枝園再度發生荔枝椿象危害荔枝的情況,甚至比去年更加嚴重。而在今年 6 月,於臺大校園內的鹿鳴堂廣場及新聞所周邊種植的臺灣欒樹 (Koelreuteria elegans (Dummer))上,發現很多荔枝椿象卵及若蟲之蹤跡(圖二及三),證實臺大校園已遭到入侵,如今年不採取適當的防治,待成蟲擴散後,校園內的樹種,可能會受到荔枝椿象嚴重危害。 Continue reading

Share

「非藥不可?農藥的迷思!」黃榮南教授演講紀實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5期前往臺大演講網收看演講錄影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 陳雅美技正

圖、黃榮南教授主講「非藥不可?農藥的迷思!」

本校農業推廣委員會今年假農業陳列館 3 樓勤農講堂舉辦「消費者教育系列講座」,第 8 場次於 9 月 18 日下午 2 時至 3 時 30 分,特邀請本校昆蟲學系黃榮南教授主講「非藥不可?農藥的迷思!」。

黃教授說明此主題與大家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並述說農藥種類涵蓋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及日常生活中的殺鼠劑、環境衛生用的蚊香等,是殺死有害生物的物質,一般常見的殺蟲劑是屬於神經或消化道毒。農藥通常以劑量來決定毒性。農藥是一種經濟毒物,是人類為了自身經濟利益而使用之毒物;農藥種類不同,毒性差異甚大,例如早期使用硫、硼酸來除蟲,毒性較低,二次世界大戰後合成有機氯劑毒性強、殘留性久,例如 D.D.T. 會長時間殘留在環境中,氨基甲酸鹽類也是有機合成藥劑,屬於神經毒性,而合成除蟲菊為仿天然物以人工合成,毒性也較低。 Continue reading

Share

親密關係—東方美人茶與茶小綠葉蟬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5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 翁崧夏碩士生

圖一、茶小綠葉蟬

「東方美人茶」、「蜜香紅茶」以及「蜜香綠茶」是目前受到臺灣甚至是國外人士喜愛的茶品,也具有相當的知名度。但是絕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促成這些知名茶品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茶小綠葉蟬 (Jacobiasca formosana)(圖一)。以往的茶園管理中,茶小綠葉蟬被定義為害蟲,但是生物界總是有讓我們意想不到的事,經由茶小綠葉蟬叮咬後的茶菁所製成的茶竟帶有特殊的花果蜜香。由於利用原本的茶葉害蟲吸食過的茶葉製茶,可以減少農藥的使用,有助於茶葉的推廣,更達到目前農地永續利用的價值,因此給了「東方美人茶」等相關茶品良好的形象,提升市場行情。 Continue reading

Share

臺灣原生刺桐的隱形殺手-刺桐釉小蜂危害情形與緊急防治方法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5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 楊恩誠教授、王庭碩博士生

一、刺桐殺手的崛起

自從二十世紀以來,運輸科技蓬勃發展,促使國際貿易往來大幅增加,外來入侵生物的議題也伴隨著農林漁牧等進出口商品的多樣化而開始在各國受到關注。外來生物隨著一些飲食或寵物需求,人為或非人為因素,刻意或非刻意地引入,造成外來生物與原生物種競爭棲地或食物,進而嚴重影響環境。對於典型島嶼生態系的臺灣而言,生態穩定度遠比陸域生態系脆弱,受到外來生物的影響也更容易被凸顯出來。已知一些因為功能性(如食用、建築需求)或是觀賞之用而引入臺灣,並對臺灣造成嚴重危害的外來入侵物種已不下數十種,其中廣為人知者,像是琵琶鼠魚、紅火蟻、福壽螺、小花蔓澤蘭、銀合歡等,都對我們的生態系造成產生不小的影響。近幾年在臺灣,新紀錄的外來種癭蜂-刺桐釉小蜂 (Quadrastichus erythrinae Kim) 堪稱是原生刺桐的隱形殺手,造成的危害不亞於其他外來入侵生物。 Continue readin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