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國際貿易

臺灣如何成為亞太花卉交易中心與產業升級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2、93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一、臺灣成為亞洲花卉拍賣中心和花卉島的挑戰

中國在唐朝時,應該是全球最富強的國家。但明朝的科舉和一些舊文化扼殺了創意,使中國生產力停滯。到了 17 世紀時,荷蘭這個商業國家躍起為全球第一個「現代化」國家,有著自由市場、農產運銷、保護產權、尊重合約、成熟市場經濟運作機制。於是,對還是處於「自給自足」式的農業世界,荷蘭優異的市場經濟組織和技術使其在 17 世紀時,成為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但風水輪流轉,英國在 18 世紀時開始了工業革命,機械大幅取代人力,生產力躍升,超越了荷蘭,這使得英國成為當時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而這「日不落國」的富強直到 20 世紀,才被美國取代。

一個國家的富強,或是一個人的工資,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它所掌握的技術。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化浪潮下,技不如人就失去市場。

荷蘭在約四百年前就開始培植鬱金香,並陸續開發溫室栽培技術。臺灣顯然沒有漫長的四百年慢慢累積相關經驗和技術,於是與荷蘭合作成為最佳選項。然而,清朝也曾在西方的船堅炮利下,想「師夷長技以制夷」地學做炮建船,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事情只學硬體不學軟體,結果還是積弱不振。所以,臺灣想在花卉種植及行銷上成為亞洲的荷蘭,顯然不僅是建一個「國際級」的花卉交易站這般簡單,不能用錢堆出來的,更是我們需要虛心學習的。 Continue reading

Share

「穀賤傷農」的根源和解決之道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0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在臺灣,「穀賤傷農」常常上演,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於農產運銷並非掌握在農民手裡,而是掌握在盤商手上所致。但這種時常對農民造成剝削的農產運銷體系是現今臺灣「農委會、農會、小農」三角共生的農業體系下的自然結果。

一、根源

紐西蘭奇異果長年價格穩定高貴,只有供不應求,從未聽聞其「果賤傷農」。這是因為紐西蘭全國約 2,700 多家奇異果農戶團結起來,成立一全國性生產合作社,再藉著政府資金補助(給一次釣竿而非年年給魚的方式),成立國際行銷管理公司 ZESPRI。政府用很優惠的方式把主要股權讓給農民,所以,該公司 2,700 個供貨果農即是 ZESPRI 的股東,也就是 ZESPRI 幕後真正的老板。沒有老板會剝削自己。紐西蘭奇異果全球市場占用率約 20%,全球產量 9,000 萬箱,58 艘專用船、12 個專用碼頭,這種陣仗絕非一個農會、個別農戶所能投資經營的,一定要團結起來形成經濟規模。相對地,臺灣小農無力單獨掌控行銷通路,只好假手於農會、行口、果菜批發公司、貿易商等形成的中間貿易商。這是致命的錯誤:中間貿易商要買低賣高才能極大化利潤,而農民要儘量高價賣出;二者利益相衝突,法規和道德勸說也難以改變那隻「看不見的手」運作的方向。所以,ZESPRI 的行銷通路不假手外人,其行銷和管理專業人才在半年前即預先規劃如何分配市場和生產調度,並在全球開拓新市場、創造新需求,以填補日益擴大的產能。他們做得好,分紅利;做不好,農民股東就叫他們回家吃自己。但臺灣的中間商卻老是叫小農吃納稅人。 Continue reading

Share

「黃小玉」價格波動之原因與因應策略探討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0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雷立芬教授

本文建議參考日本經驗,發展適合經濟規模較小的避險者需求之國內「黃小玉」期貨契約,此舉不但提供業者規避匯率風險,因為也適合一般大眾投資操作,或許能有效創造市場間價差交易。由於我國現有市場價格資訊為進口價格之加成價,非本國現貨交易資訊。另一方面,現貨價格亦可能為配合物價穩定之政策要求,未能即時反映本地供需的不平衡,或國際市場的價格變化。因此交易所在執行層面上也必須審慎評估建立實物交割機制的能力,否則應考慮以價格指數交易,並建立現金交割機制。

一、前言

2007 年石油價格飆升,不但帶動對生質能源 (Bio-fuels) 作物,如黃豆、玉米、甘蔗等之需求,因為使用方式與耕地排擠效應,更間接推升主要糧食價格。同一期間,中國與印度經濟快速成長,不但對能源與工業原料需求大增;更因為國民所得提高,導致糧食消費型態改變—增加肉品需求,促成飼料作物供應吃緊,因此成為推動糧食價格的另一股力量。從此之後,國際間普遍憂心任何氣候因素導致糧食減產,都可能因為生質能源以及中、印兩國糧食需求之大幅提升,而出現國際缺糧問題,「高糧價」時代來臨也逐漸成為普世價值觀。2011 年初,黃豆、小麥、玉米等重要農產品因為價格不斷攀升,市場間即以「黃小玉」為簡稱。因為這三項農產品都是我國重要進口品項,其價格又攸關民生物資,不但投資客關注,相關業者更是審慎觀察,連一般消費者也開始留意。 Continue reading

Share

糧慌與暖化 出口牛肉有違美國利益:給政府的三點建議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9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美國2008年牛肉總產值760億美元,約佔其GDP的0.53%。其中7.1%的牛肉出口,而出口值僅30億美元,約佔美國總出口金額的1.63%。這二項數字顯示牛肉產業跟製造和服務業比起來,只代表美國經濟一塊很小的利益。但其對資源與環境的傷害,卻遠不成比例的高!每生產一公斤牛肉,會導致等同36.4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這是羊的二倍,豬的五倍,雞的七倍。牛群的屁和排泄物所排出的污染氣體有100種之多,牛肉大概是最不環保的肉類!

美國2008年牛肉總產量是265.6億磅,所連帶製造的二氧化碳排放約等同於3.95億噸,佔其當年全國溫室氣體總排放量(70.53億噸)的5.6%。如果把為了養牛而鏟平的森林和雨林所間接帶來的碳排放也算進去(世界上80%的森林砍伐與畜牧業有關),那麼這個比例會超過10%。這個數字(約7億噸)幾乎等於全美國所有汽車的總二氧化碳排放量。

美國目前養有9,500萬頭牛,約是其人口的1/3。為了餵養牛和其它牲畜,美國農業部表示這用掉了幾近80%的美國農業用地和一半的水質源。而這些牲畜每年要排放6,100萬噸排泄物,是美國居民總排放的130倍。美國環保局表示,美國這些排泄物已污染了橫跨22州共約35,000哩長的河流,也污染了17州的地下水。跟豬、羊、禽類比起來,牛對環境影響最大:美國56%農地的作物收成是要拿來生產牛肉;平均生產一公斤牛肉,就會消耗約十萬公升的水,是一個人一天飲水量的五萬倍;牛生產1公升牛奶要先消耗1,000公升的水;每十六公斤的穀物,卻只能產生一公斤的牛肉;與富含蛋白質的大豆相比,生產一公斤牛肉不僅浪費更多的地力,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也要比種大豆多出30倍。

Continue readin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