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6月份國際短波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105期

譯/國立臺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 吳悠綸幹事

University of Florida

你分得清楚「在地」和「有機」嗎?

隨著越來越多人購買在地和有機食品,消費者在購買時,應能區辨這兩者的不同,但根據調查結果,仍有將近 1/5 的消費者會混淆這兩個名詞。

有機食品廠商投入上百萬元建立品牌知名度,卻只見有些消費者分不清楚「有機」與「在地」。這項研究由 University of Florida 聯合其他 3 所大學,期望幫助在地和有機食品的生產者與販售者,將其行銷訊息與消費者的認知連結。

其中一位研究參與者,Hayk Khachatryan 表示:「如果消費者能分辨兩者的不同,當他們購買有機食品時,將能減少暴露在化學肥料的疑慮中。然而,這些食品可能經過長途運輸,涉及某些程度的生態足跡,並不保證是當地生產的。」

同時他也說明,在地生產的食品並非最穩定的選擇,相同或更好品質的食品在其他區域或許可以以較低的成本栽培與運輸。

該研究也發現,有 22% 的受訪者把「在地」的意思誤以為「非基因改造」。Khachatryan 認為,這個調查的目的不在於傳達基因改造是好或壞,而是考量到當消費者越來越需要在地與有機食品,應該讓他們理解,「在地」並不是「無基改」。

讓消費者混淆的因素之一可能是加拿大正在改變其對「在地」食品的定義,卻與美國的規定不同。但兩國對「有機」的定義都是「生長過程不使用化學合成的農藥」與其他細項,其中,美國農業部有規範不得使用放射線照射、廢水污泥,與基改生物。

※新聞原文請點選前往閱讀

==================================================

Wageningen University and Research Centre

歐洲環保農業政策並不利於生物多樣性

新的歐洲農業政策被視為農業部門的「綠化」措施,迫使農夫實施對大自然與環境有利的方式。然而,隨著多次政策協商的結果,根據 8 個國家,21 位科學家的研究指出,該政策對大自然幾乎沒有助益。

歐盟每年花費高達 1 億 8 千萬歐元在自然管理的工作上,農業方面卻只有 5 千 5 百萬歐元的經費。現代農業的做法是造成農業與自然區域生物多樣性惡化的主要原因,因此歐洲政策傾向遏止農業活動所造成的傷害。

為此,歐盟委員會制定了新農業政策(實施期間為 2014 年至 2020 年),最初包括計劃監督每座農場 10% 的土地應達到生態目標(即「生態重點區域」),但最終的定案讓這個比例只剩一半。此外,各種既有的土地利用形式都被列為「生態措施」,包括種植綠色肥料、固氮作物與小樹林…等,因此,很少有農民需要改變其慣有的生產方式以符合環境友善。原先政策的初衷,隨著大量的例外被一一允許後,農民的經營管理方式不會有任何顯著的改變。

目前各會員國在實施期間已被授權更多的自由裁量權,因此生物多樣性的維繫須仰賴各國的野心與遠見。

※新聞原文請點選前往閱讀

==================================================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科學家認為螞蟻能為人類疾病提供洞見

研究指出,我們或許可以從螞蟻身上學到很多關於人類疾病傳播的事情。

該研究主持人 David Hughes 指出,在社會中生活難免疾病傳播,因此,我們需要了解族群的大小、複雜程度,與族群之間的連結如何導致疾病傳播,以降低傳染疾病的危害。

螞蟻是高密度的族群,牠們不僅具有生態優勢,還發展出令人類嘆為觀止、可減輕疾病傳播的機制。相較於直接實驗於人類族群,以螞蟻社會作為模型是研究疾病傳播的理想系統。

除了將研究結果應用在人類疾病防治外,該研究團隊也試圖發展受螞蟻和其他害蟲危害之作物的經營管理策略。舉例來說,一般情況下,為了毒殺害蟲,我們定點放置毒餌或農藥,但誘餌有時候會消散,無法順利回巢毒殺皇后;如果誘餌含有糖和營養物質,螞蟻便會收集回巢。Hughes 認為,一旦了解營養物質如何被傳輸回巢,便能藉此制定有效的防治策略。

※新聞原文請點選前往閱讀

==================================================

Cornell University

自然資源專家暢談紐約農業

Cornell University 邀請該校畢業的博士 Philip Silva 回校分享他在紐約城市進行的田野調查結果。

其研究經由當地志工的協助,發現紐約市區內有超過 900 處的農場與社區園圃,形式包含公屋、綠地、私人土地、空地、屋頂和校園。

Silva 認為,城市生態非常複雜,但優點不勝枚舉,例如,社區園圃能將人們和鄰居連接在一起,一同開闢綠色空間、提供大眾健康的好處,某些案例甚至能供應當地新鮮的蔬果。

該研究初期蒐集、比較作物生產、施肥、廢棄物…等資料,發現大部分的園圃混和種植花與蔬菜,並依左鄰右舍的經驗有所不同;第二波的研究將了解園圃的存在是否影響孩童對健康食物的態度。

此外,志工投入所產生的價值也是 Silva 關注的議題。舉例來說,志工使用傳統的調查工具與技術,在地圖上詳細標記每棵樹木的經緯度,這項成果被居民拿來作為幫樹木澆水的參考依據。

※新聞原文請點選前往閱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