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藥不可?農藥的迷思!」黃榮南教授演講紀實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5期前往臺大演講網收看演講錄影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 陳雅美技正

圖、黃榮南教授主講「非藥不可?農藥的迷思!」

本校農業推廣委員會今年假農業陳列館 3 樓勤農講堂舉辦「消費者教育系列講座」,第 8 場次於 9 月 18 日下午 2 時至 3 時 30 分,特邀請本校昆蟲學系黃榮南教授主講「非藥不可?農藥的迷思!」。

黃教授說明此主題與大家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並述說農藥種類涵蓋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及日常生活中的殺鼠劑、環境衛生用的蚊香等,是殺死有害生物的物質,一般常見的殺蟲劑是屬於神經或消化道毒。農藥通常以劑量來決定毒性。農藥是一種經濟毒物,是人類為了自身經濟利益而使用之毒物;農藥種類不同,毒性差異甚大,例如早期使用硫、硼酸來除蟲,毒性較低,二次世界大戰後合成有機氯劑毒性強、殘留性久,例如 D.D.T. 會長時間殘留在環境中,氨基甲酸鹽類也是有機合成藥劑,屬於神經毒性,而合成除蟲菊為仿天然物以人工合成,毒性也較低。

黃教授談到農藥的重要性有三點:1. 疫病與饑荒;例如西元 1845 至 1960 年間,愛爾蘭的馬鈴薯得了枯萎病,使得上百萬人因飢餓而死。2. 農藥與糧食生產;沒有農藥將使農業生產減少 50% 的生產量。3. 農藥與人類疾病;沒有農藥(即殺蟲劑),很多昆蟲媒介之疾病如瘧疾、黃熱病、絲蟲病、登革熱、腦炎、傷寒等將無法控制。沒有使用農藥,農作物幾乎片甲不留;有了農藥卻又談藥色變,食不知味。就農民(生產者)角度而言,不使用農藥,辛苦栽種之作物,將一無所獲;但使用農藥後,只有 1% 真正發揮殺蟲效果,其他 99% 均流入環境中,造成環境的問題。農藥引起之問題包括會使許多鳥類的卵殼變薄,無法順利孵化,導致物種滅絕;1962 年Carson 女士發表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一書後,化學物質引起之環境問題普遍受到重視,尤其農藥引起之物種滅絕、環境污染與生物放大作用,更是成為眾矢之的,許多規範、限制農藥研發之法規成等比級數增加,各種新化學物質的登記數量從 1988 年的 45,000 種減少至 1992 年的 20,000 種,大幅增加農藥研發的困難;農藥研發成本高,使得生產出的農產品價格亦提高。沒有了農藥,嚴重影響農作物收成,但農藥造成的嚴重性和問題多,到底使用農藥還是不用農藥?成為兩難、進退維谷之局面。

黃教授也提到衛生害蟲,每年有上億人口遭受其侵害,因而感染疾病,眾多疾病媒介昆蟲,也需靠殺蟲劑來進行防治。臺灣為農藥王國?是農藥使用王國,單位面積的使用量是美國的 8.6 倍,但國內沒有太多農藥研發投入,上百家之多農藥廠商僅有農藥加工、分裝及販售,並無農藥研發工作,缺乏相關整合研發團隊,學界與業界聯繫不足,缺少開發自有產品有關。

最後,黃教授說明人類進行作物保護歷程分成幾個階段:1. 無為而治時期(生產作物僅供自用,鮮少藥劑使用);2. 藥劑大量使用期(商業化新品系栽培);3. 危機出現期(農藥大量使用後抗性開始發生)。4. 災難發生期(藥劑失效,蟲害大量發生,終至不可收拾地步)。5.整合性控制時期(回歸生態,依據害蟲種類、作物生長特性釐定綜合防治策略)。地球人口已突破七十億,未來糧食問題將更加嚴重;解決糧食問題對策之一是使用農藥,較低損失,提高產量;但使用農藥不當又會影響衝激環境;因此必須發展整合性蟲害管理 (IPM),依不同作物,不同害蟲,農藥使用有不同的介入點。農藥不是萬惡的淵藪,以農民角度來說,予豈好用藥哉?予不得已也。農藥不是萬能,但沒有農藥又萬萬不能,適當時期使用適當的藥,適切使用它會有相當的回報,也不會對消費者、對民眾、對環境造成不良影響。希望今天的內容對各位有些幫助。

《本文內容經講者檢視同意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