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如何成為亞太花卉交易中心與產業升級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2、93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一、臺灣成為亞洲花卉拍賣中心和花卉島的挑戰

中國在唐朝時,應該是全球最富強的國家。但明朝的科舉和一些舊文化扼殺了創意,使中國生產力停滯。到了 17 世紀時,荷蘭這個商業國家躍起為全球第一個「現代化」國家,有著自由市場、農產運銷、保護產權、尊重合約、成熟市場經濟運作機制。於是,對還是處於「自給自足」式的農業世界,荷蘭優異的市場經濟組織和技術使其在 17 世紀時,成為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但風水輪流轉,英國在 18 世紀時開始了工業革命,機械大幅取代人力,生產力躍升,超越了荷蘭,這使得英國成為當時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而這「日不落國」的富強直到 20 世紀,才被美國取代。

一個國家的富強,或是一個人的工資,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它所掌握的技術。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化浪潮下,技不如人就失去市場。

荷蘭在約四百年前就開始培植鬱金香,並陸續開發溫室栽培技術。臺灣顯然沒有漫長的四百年慢慢累積相關經驗和技術,於是與荷蘭合作成為最佳選項。然而,清朝也曾在西方的船堅炮利下,想「師夷長技以制夷」地學做炮建船,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事情只學硬體不學軟體,結果還是積弱不振。所以,臺灣想在花卉種植及行銷上成為亞洲的荷蘭,顯然不僅是建一個「國際級」的花卉交易站這般簡單,不能用錢堆出來的,更是我們需要虛心學習的。

表 1-1是臺灣和荷蘭在基本國力和花卉產業實力的比較。首先臺灣和荷蘭國土面積差不多,但荷蘭人口只有臺灣的七成;這意謂著,只要能好好開發,臺灣有足夠的人才庫投入精緻農業的需求。問題是,臺灣目前高附加價值的精緻農業的發展未趨成熟,無法吸納和訓練專業人才;以致於各大學訓練出來的農業人才大部份學非所用。譬如,臺大農經系的畢業學生約 1% 會進入農企業工作。

雖然臺灣和荷蘭國土面積差不多,但臺灣有座中央山脈而荷蘭基本上是平原,復由於荷蘭填海造地;所以,荷蘭農地面積約是臺灣的 2.22 倍。荷蘭人口只有臺灣的七成,意謂著荷蘭人均農地面積是臺灣人均農地面積的 3 倍。荷蘭先天上就比臺灣在耕作上有經濟規模的優惠。不過,荷蘭農地的價格約是臺灣農地價格的 3 倍;荷蘭最低工資是 15 歐元,換算後相當於每小時 630 元新臺幣,約是臺灣人工的 6 倍;荷蘭溫室造價每坪約為 48,000 元新臺幣,約是臺灣溫室造價的 2~3 倍。在各項生產成本都倍於臺灣的情況下,臺灣豈不是在花卉產業上應比荷蘭更有國際競爭力?

表1-1 臺荷基本國力和花卉產業實力比較

臺灣 (T) 荷蘭 (N) 比值(N/T)
基本經濟數據
人口數(百萬) 23 16.6 0.72
土地面積(平方公里) 36,200 39,500 1.09
農地面積(平方公里) 8,800 19,500 2.22
Nominal GDP(Billion$US, 2010) 423 832 1.97
人均GDP(美元, 2011 estimated) 18,300 49,949 2.73
失業率 (%) 6.4 4.9 0.77
服務業占GDP比重(%) 69.2 80 1.16
製造業占GDP比重(%) 29.2 18 1.62
農業占GDP比重(%) 1.6 1.9 1.19
服務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58 80 1.38
製造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36.8 18 0.49
農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5.1 2 0.39
花卉產業
花卉產值(百萬美元) c 370 6,820 18.43
花卉總生產面積(公頃) d 13,172 46,672 3.54
切花(公頃) 3,862 2,690(溫室) 0.70
盆花(公頃) 772 1,464 1.90
苗圃(公頃) 7,924 17,571 2.22
種籽(公頃) 3
蘭花(公頃) 608
球根(公頃) 4 23,561 5890.25
花卉貿易
進口值(百萬美元) 19(2008) 1,714 90.21
出口值(百萬美元) 107(2008) 8,203 76.66

資料來源:基本經濟數據來自Wikiexpedia,花卉產業數據來自蕭心怡 (2010)。

然而,真實的數據是,荷蘭在 2009 年的花卉出口值是 82 億美元,跟臺灣花卉總出口值約 1.07 億美元比起來,是臺灣的 76.6 倍。荷蘭在 2009 年所創造的花卉總產值是 68 億美元,相較於臺灣的花卉總產值 3.7 億美元,是臺灣的 18.43 倍!更值得注意的是,荷蘭的花卉總生產面積是 48,672 公頃,而臺灣的花卉總生產面積是 13,172 公頃;也就是說,荷蘭的花卉總生產面積是臺灣花卉總生產面積的 3.7 倍。這意謂著,荷蘭人均農地的花卉產值是每公頃 14 萬美元 (6820/48672=0.14),但臺灣人均農地的花卉產值是每公頃 2.8 萬美元 (370/13172=0.028);二者相差剛好 5 倍。由於荷蘭人均農地的花卉生產力是臺灣的 5 倍,儘管人工、土地和溫室的成本倍於臺灣,荷蘭花卉產業遠比臺灣有競爭力。

荷蘭花卉產業如此令人嘆為觀止的表現,來自他們先進的花卉種植和管理技術,其所帶來的高生產力彌補其高生產成本還有餘。這麼巨大的生產力差距反映在農民所得上。荷蘭農業占 GDP 比重 1.9%,農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2%;製造業占 GDP 比重 18%,製造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18%;服務業占 GDP 比重 80%,服務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80%。這些數據顯示荷蘭農民收入跟在製造業和服務業上班族,平均而言,簡直一樣。但臺灣農業占 GDP 比重 1.6%,農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5.1%;製造業占 GDP 比重 29.2%,製造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36.8%;服務業占 GDP 比重 69.2%,服務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 58%。平均而言,臺灣農民收入跟在製造業和服務業上班族相比,有倍數差距。於是,農民需四處打工而政府也必需年年編列龐大預算補貼農民。

臺灣休耕面積達 24 萬公頃,與稻作面積相當。政府鼓勵休耕之後的 25 年間,休耕稻田累積約達 243.8 萬公頃,相關產業的經濟損失粗估超過 600億元。這是驚人的浪費和暴殄天物!從表 1-1 可以看出,荷蘭人只用 48,672 公頃就生產出 68 億美元的花卉總產值,這個面積只是臺灣休耕面積的零頭!這意謂著臺灣絕對有足夠的農地腹地成為亞太花卉島。

在農業發展上,臺灣有人、有土地、有資金,問題是如何將這些資源有效的整合?荷蘭人如何做到使生產農民樂意整合成生產合作社?譬如,荷蘭 Gro4U 聯盟(為您而種)是 7 間花農合作社(每個合作社是由一群個別農戶所組成)組成的聯盟(見表 1-2)。聯盟業者間合作的內容有:訂單系統之控制、共同會計管理、共同品質管理、銷售資訊分享、開放討論及溝通、共同促銷及銷售及共同物流。但要臺灣各鄉鎮農會下的小農做跨縣市的合作,需要農政體系的配合,也顯然需要更多的摸索和磨合。

荷蘭人為了形成經濟規模,不僅在生產合作上結盟,在物流合作上更有一個經典例子:就是荷蘭二大花卉拍賣市場的合作。荷蘭最大的二家花卉拍賣市場是 FloraHolland 和 Aalsmmer。這二家拍賣場一直以來互視對方為強勁的對手,但在 2006 年合併,合併後以 FloraHolland 為名。這使得荷蘭花卉運銷的物流系統在國際上因資源整合而更強大有力,更能提供「一次買足」的多樣性選擇;它更避免二家拍賣場為搶生意而流於殺價流量競爭。而荷蘭人之所以能整併其花卉拍賣市場,是因為這樣最符合花農的利益。正是因為花農就是這二大花卉拍賣市場的主要股東,通路才會向著花農的利益而非盤商的利益變革。

表1-2 荷蘭Gro4U聯盟花農合作社

Gro4U會員 簡介
Van der Berg Rosses合作社 供應玫瑰,荷蘭生產面積120,000平方米;中國昆明35,000平方米
Together2Grow合作社 供應小百合,每年生產35,000株
Colors of nature合作社 供應太陽花
VnicumFresia合作社 供應小蒼蘭,為荷蘭小蒼蘭最大供應商,擁有20為花農,總種植面積45公頃,年產1億株
Flower4all合作社 提供菊花,擁有5家花農
Zentoo合作社 提供多花型菊,擁有5家花農
Arcadia合作社 提供大菊花

資料來源:蕭心怡(2010,表三)

雖然臺灣花卉總產值是荷蘭的 1/18,花卉出口值是荷蘭的 1/76,臺灣卻有 6 家花卉拍賣市場,分別從屬於各地縣市府。可想而知,這 6 家花卉拍賣市場均沒有經濟規模累積足夠的資金,進行進一步的投資,以增進效率和國際拓展的競爭力。但要合併這 6 家花卉拍賣市場,在臺灣幾近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這 6 家花卉拍賣市場是各地縣市府的政績。

由此可見,比較臺灣和荷蘭的農業體制,有二個大差異;由此導致天壤之別的結果。荷蘭的農業是生產和行銷垂直整合,而且是整合在生產農民手上。但臺灣的農業是生產和行銷分離,而行銷是由非生產農民掌握。

亞太地區的花卉進出口貿易額僅占全球的 5%,花卉貿易量與歐洲國家相比還很小,歸究原因應該是亞洲地區的花卉生產不像歐洲國家,歐洲地區國家採專業化分工,並將花卉產業以工業的模式經營,而亞洲地區國家則是各自生產,花卉供應鏈尚未整合。因此,如果臺灣能夠發展先進的花卉種植和行銷管理技術,將使亞太地區的花卉產業重新洗牌。如表 1-3 所示,由於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相對於歐盟的債務危機,東協+3 的經濟體可合理預期將很快超越歐盟。目前,FloraHolland 年花卉成交額約 1,800 億新臺幣,主要市場是歐盟。而目前,FloraHolland 在歐洲的花卉市占率約 48%。因此,如果我們估算將來亞太花卉市場可能成長到歐盟花卉市場的 3 成,而臺灣的亞太花卉交易中心也能在亞洲達到 48% 的市占率,那會是 600 億新臺幣的成交額,約是臺灣目前花卉總出口的 20 倍。

表1-3 2009年歐亞經濟體比較

國家 歐盟27國 東協+3 東協 中國 日本 南韓
人口 (億人) 5 20 6 13 1.3 0.5
GDP(兆美元) 18 14 1.8 5.9 5.5 1
花卉進口(億美元) 135 9

二、荷蘭、中國及日本花卉拍賣市場

1. 中國花卉拍賣市場

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Kunming International Flowers and plants Auction transaction center,以下簡稱KIFA)成立於 2002 年 12 月,是中國唯一以荷蘭花卉拍賣為模式建立的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先前與荷蘭 FloraHolland 技術合作,荷蘭提供技術服務並持有 5% 技術股份,但雙方已於 2010 年解除合作關係。荷蘭 FloraHolland 不看好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打算讓它「breed to death」;這是臺灣的機會。KIFA 初期營運並不順利,故交予香港金迪公司託管,託管已於前年 4 月 (2010/04) 結束,目前由公司自己接管,股權主要屬於政府控股。而中國原有的北京與廣州的花卉拍賣中心已經停拍,所以 KIFA 是目前中國最大的花卉交易中心。

成為花卉交易中心的先決條件是,這個中心要就近產地遠勝於就近消費地!相信這是為甚麼就近消費地的北京與廣州的花卉拍賣中心已經停拍,而就近產地的昆明 KIFA 卻躍升為中國最大的花卉拍賣交易中心的主因。因為對個別花農而言,將其生產的花卉自己長途運送到遠方的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所面對的運費和耗損的風險太大,非小農個體戶所能承擔。相對地,經銷商因有總量的經濟規模可以承擔運費和耗損的風險(如昆明 KIFA 每天有近萬戶花農供貨,而只有 300 個交易席位!)。所以,昆明 KIFA 得天獨厚有很好的生產腹地在旁邊,雖不是消費地,因此成為中國最大的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此外,另一個主因應該是:昆明 KIFA 有荷蘭 FloraHolland 的技術指導,但北京與廣州的花卉拍賣中心則是「土法煉鋼」!

目前 KIFA 的每日平均切花交易量為 170 萬枝,每日平均交易額為 100 萬人民幣,平均單價約0.6 人民幣,其中約 80% 為內需,供應中國國內 70 多個大中城市,而約 20% 外銷到國外,主要出口國為泰國、俄羅斯、香港及東南亞國家。其一年交易量為近 5 億枝,年營業額近 3 億人民幣,而公司每年成長率約 20~30%,近兩年開始賺錢。KIFA 對將來的規劃是,在去年 (2011) 要建立新的交易大廳,增加 600 個交易席,目標平均交易量一天 1,000 萬枝。中國於 2012 年在昆明將蓋好一座新的國際機場,為中國第三大國際機場,未來將對花卉運輸有所助益。然而,要成為亞太花卉交易中心,昆明 KIFA 有幾項致命的缺點:

(1) 花卉多樣性不足:
昆明 KIFA 主要是政府控股,而荷蘭 FloraHolland 的股東全是花農。這項經營結構的基本差異會產生天壤之別的經營理念和效率。第一個影響是忠誠度,FloraHolland 的股東花農會幾乎把全部的花卉送到 FloraHolland 批發或拍賣,這樣拍賣公司賺錢,他將來也分股利。然而,昆明花農對昆明 KIFA 就沒有這種忠誠度;他也可以運到隔壁的斗南批發市場出售,運費一樣。受到隔壁的斗南批發市場影響和交易習慣,有些花農供應商會選擇將花卉送至斗南花市議價銷售,而不送至 KIFA,於是,斗南花市的交易量是昆明 KIFA 的 6 倍!直接的衝擊是昆明 KIFA 因此無法提供顧客多樣性花卉品種,而這是任何花卉交易中心的致命傷。FloraHolland 的利基就是提供顧客少量多樣,一次購足的服務,配合其強大的品管和後勤運輸能力;使得顧客省去得分頭購買、分別運輸、品質檢測所累積的交易成本和時間。

(2) 經濟規模不足:
昆明 KIFA 的另一個致命傷是:與斗南花市是競爭對手,這嚴重削弱其經濟規模。而 FloraHolland 在一個公司底下同時經營拍賣和批發。

(3) 花卉品質不佳:
由於溫室簡陋和小農個體戶,昆明花卉交易中心目前只能提供中低品質的花卉。小農個體戶缺乏資源投資高精密溫室,難以生產穩定、高品質的花卉,因此難以達到國際級的要求。所以,目前昆明 KIFA 的花卉只有一成多是銷往國際,只能主打「先求有,再求好」的國內市場。而且,其出口銷售的國家也是對品質要求不是很高的俄國、泰國等鄰近地區,而非日本、韓國等主要經濟體。

(4) 交通不便:
昆明花卉有 70% 會由空運運輸,因為昆明對外陸運較不方便。而昆明身處中國內陸,距離北京、上海、東京、首爾等亞太主要經濟體過於遙遠。

2. 臺、荷、中、日花卉拍賣市場的初步比較

綜合以上所述,表 2 列出一些臺灣的臺北花市、荷蘭的 FloraHolland 花卉交易中心、中國的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及日本的大田花卉市場的比較數據。

昆明花卉拍賣中心和 FloraHolland 有一個關鍵性的差異,昆明花卉是政府所有,但 FloraHolland 是全為花農所有!這種組織經營權上的差異深切影響到經營策略和資源分配,因為 FloraHolland 在實務上全是以花農的最大利益和長遠利益著想;但政府所有的昆明花卉只在理論上是以花農的最大利益和長遠利益著想,但實務上,還要分一點資源去考慮自己的升官發財。只有在人皆聖賢的理想狀況下,昆明花卉和 FloraHolland 才理論上一樣。老實說,臺灣的青果合作社和紐西蘭 Zespri 之間的天壤之別,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事實上,臺灣的所有農產品運銷全有此類組織經營權上的缺陷。要糾正這些缺陷,牽涉到太多、太大經濟和政治利益。

臺灣是否有條件成為亞太花卉拍賣中心,還需經專業的評估。不過,因為 FloraHolland 與昆明花卉拍賣的合作顯然不愉快,FloraHolland 剛終止與昆明花卉拍賣的合約,這是臺灣天賜的機會,臺灣應先進行專業的評估:看自己是否可以在軟硬體的基礎建設上充分配合,譬如在機場冷凍倉儲、稅率、品種保護、生產腹地、股權等。加上 ECFA 的優勢,臺灣應該趁 FloraHolland 打算讓昆明花卉拍賣 breed to death 之際,趁勢崛起成為超越昆明花卉拍賣的亞太花卉拍賣中心。

表2 臺北花市、FloraHolland、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大田花市比較表

項目 臺北花市 FloraHolland 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 大田花市
組成股東 花農、花商 花卉培育公司、花卉供應者 地方政府 花卉供應者
營運開始日 1988年10月 1968年(2008年合併為FloraHolland) 2002年12月 1989年1月
年營業額 約18億新臺幣 約1,800億新臺幣 約15億新臺幣 約100億新臺幣
營運規模 地區性 國際級 國家級 國家級
主要市場 國內(北臺灣) 國內外(歐洲地區) 國內(中國) 國內(日本)
占地面積 46,000 m2 2680,000 m2 380,000 m2
交易方式 拍賣、議價、展示(訂價) 拍賣(現場、遠距、影像)、市場經營與銷售媒合、批發 拍賣 拍賣、預約
拍賣線 1間拍賣室、4座拍賣鐘 13間拍賣室、40座拍賣鐘 1間拍賣室、3座拍賣鐘 8座拍賣鐘
分貨方式 人工、輸送帶 電腦化自動分貨、電動拖引車 人工、拖引車 電腦化自動分貨、輸送帶、地軌網
附屬設施 盆花展示室、瓶插實驗室、花妍坊推廣中心、服務區等 樣品展示中心、現金交易場所、金融機構 展示室 切花冷藏設備、盆花展示架、金融機構等

註:(李佩蓁製表)。

三、推動「亞太花卉拍賣中心」的建議步驟

如果蓋了一個交易中心,臺灣卻還不是花卉生產基地,那這個中心會成為蚊子館!另一方面,如果沒有一個國際級的花卉交易中心,這個花卉島也種不起來!所以,臺灣必需同時進行花卉交易中心和花卉島的建設。

  1. 邀請荷蘭 FloraHolland 的拍賣及園藝(FloraHolland 的花農股東,尤其是有亞洲業務的)團隊到臺灣考察評估,看臺灣何處適合成為亞太花卉拍賣中心及臺灣如何成為花卉島。請他們提出臺灣待改進之處。
  2. 與 FloraHolland joint venture一個FloraTaiwan!
  3. 臺灣派一個種子團隊到 FloraHolland 學習整套拍賣批發 Know-hows!
  4. 荷蘭花農(FloraHolland 的股東)在越南、昆明等亞太地區已有投資生產花卉,若 FloraTaiwan 是其 joint venture,他們自然樂意(或合約規定)將花卉交給 FloraTaiwan 銷售。
  5. 也邀請荷蘭花農在臺灣 joint venture,在臺灣供應亞洲市場所需花卉!估計亞洲(港、中、日等)自外洲年進口約 7 千萬新臺幣高級花卉,很可能主要來自 FloraHolland(需要再研究確認),如果有 FloraTaiwan,臺灣可以替代進口。
  6. 俄羅斯共和國是比日本更大的花卉市場,部分花卉可移植到臺灣,由 FloraTaiwan 供應。
  7. 當然,最先要做的是,與國內花農溝通,以優惠的方式邀請他們入股;FloraHolland 的花農股東必須將其 95% 的花卉送到 FloraHolland,這是成為股東會員的條件。但他們為何要加入?為何要把花卉送到 FloraTaiwan,而非臺北花市?其實,這正是昆明國際花市碰到的問題:昆明國際為各級地方政府所有,花農沒有股份,因此沒有忠誠度!復由於有悠久歷史的斗南批發在其隔壁,其成交量是昆明國際的 5 倍。因為先行者優勢和經濟規模,斗南批發的顧客人氣較旺,所以花農寧願把花送到斗南批發賣;使得昆明國際產生多樣性不足的困窘。然而,由於品質的門檻較高,昆明國際的平均單價比斗南批發高。如果,中國聰明一點的話,應該將昆明國際和斗南批發整併。
    事實上,第 3、4、5 項提議就是希望將 FloraTaiwan 造成高品質花卉交易中心,以與昆明國際的中低品質花卉交易中心(其品質難以企及日本等國際市場的要求)區隔。賣價高就會吸引國內花農把高品質花卉拿到 FloraTaiwan 交易,而較低品質花卉拿到臺北花市。而亞太國際市場遠比臺灣國內市場大數十倍;在荷蘭 FloraHolland 的品牌加持下,所能吸聚的顧客人氣非國內買氣所能望其項背。在買氣旺、賣價高的吸引下,各國花農自然樂意把好花送到 FloraTaiwan。
    重要的是,FloraTaiwan 如果能在 FloraHolland 的技轉幫助下建立強大物流系統 (logistic),花商大概難有生存的空間。這會產生良性循環:國內花農會更想投資和技術改進,以使其大部份花卉都有資格送到 FloraTaiwan 交易,以賣高價賺更多錢;這增加 FloraTaiwan 產品多樣性和經濟規模。而投資和技術改進的需求會驅使花農合作,以整合資源投資和技術改進!花農在 FloraTaiwan 賣得越多,就越來越會加入股東會員(享受會員優惠又分享股利)。
  8. 花農必需是花卉交易中心真正的老闆,行銷與管理則委託給專業的經營團隊。
    如同 FloraHolland 一樣,紐西蘭奇異果的國際行銷公司 ZESPRI 跟其國內 2,700 多家奇異果農戶,訂立的正是一種利用特殊股份、紅利的設計的生產契作模式。所有盈餘都由果農分配,公司抽 8.5% 的佣金作為行政所需,若佣金未用完則歸果農所有。而市場開拓的重責大任則留給專業國際行銷和管理人,市場開拓的好,他們分紅也多。ZESPRI 也規定,只有果農可以買公司股票,且依其土地面積作為得以購買多少股票的基本數。這種有特殊股份、紅利的設計,使其生產契作模式更利害相關、「休戚與共」;讓專業的行銷團隊和專業的生產果農,從原本利益可能相衝突的產、銷對立,變得和諧共生。因此,該公司 2,700 個供貨果農即是公司的股東,也就是 ZESPRI 幕後真正的老闆;但行銷與管理則委託給專業的經營團隊。
    雖然 ZESPRI 主要為政府出資輔佐成立,ZESPRI 的主要股東卻為果農。也就是說,主導公司的並非政府指派之官僚,而是由在田裡耕作的果農來委任專業行銷管理團隊來經營。其董事由 8 人所組成,其中 5 人是負責奇異果事業,其他 3 位為獨立董事(此為紐西蘭政府所規定至少 3 位獨立董事),8 位董事各有其專精,有專精於國際市場行銷,有的專長於財務管理。而公司必須在每年股東會上至少輪替 1/3 的董事。這樣的設計,使 ZESPRI 多了私人企業的朝氣,又有官府專賣、護航的便利。
  9. 強化農業貸款機制,鼓勵年輕人用「小地主大佃農」的方式投入花卉產業。
    荷蘭農業合作銀行集團 (Rabobank Group) 至今已超過 100 年經營之歷史。因早期以農業信用合作社型態起家,與農民、農村及農業有深厚關係,其後,雖發展為綜合性銀行,仍保有其服務農業之傳統,整體農業貸款市場占有率高達 90%,而其專注於農業食品業有關之金融、財務之業務,也是全世界最專業的農業銀行。Rabobank 銀行是荷蘭排名僅次於荷蘭銀行及 ING 集團的第三大銀行。擁有存款戶占荷蘭 38%、抵押市場占有率 26%、農業放款占 85%、中小企業放款 39%,上述市占率均為荷蘭之冠。就資產規模而言,是世界 50 大金融機構之一。
    就跟一般商業銀行有產業專家可以用計畫書、用訂單、用過去的績效來評估貸款與否,Rabobank 銀行也有專業的農業產業專家銀行評估貸款,因此,荷蘭農民可以用營業計畫書(或訂單)借到錢,但臺灣的信用合作社和農業金庫無此專業,也不願投資培養專業(人才),所以一切貸款以抵押品為主。這是臺灣農業發展的關鍵問題。因為要開發海外市場、擴充生產產量、提升溫室自動化設備都需要大筆的資金。而為農業所設立的農業金庫,貸款額度有限(原則上最高2,000萬元),實際上並無法解決業者的資金問題。
  10. 扶植溫室產業:發展精緻農業需要溫室。
    荷蘭於 1970 年代開始鼓勵溫室精緻農業,大力開發適宜溫室生產的高產值作物品種,溫室農業透過從私人銀行和國外貸款中獲得大量資金而迅速發展起來。荷蘭更於 1983 至 1992 年 10 年中實行溫室補貼政策,從事溫室生產的農戶均可獲得 50% 的政府資助。這使得荷蘭有限的土地產生了可觀的經濟效益。同期,從事溫室農業的農民收入也成幾倍上揚。
    國內高規格溫室市場需求太小,無法支撐整體溫室產業的孕育,造成溫室產業在設計建造技術上尚無法與荷蘭媲美。但這不代表荷蘭高度自動化的溫室設備即能符臺灣需求,臺灣應該發展出最適合亞洲溫度、濕度、人力、能源等需求的溫室,未來甚至可以將此溫室技術出口至鄰近國家地區,這不僅僅可以帶給臺灣產業更加便利及節省成本的優勢,還可讓臺灣成為「亞熱帶」溫室的翹楚。

四、總結-農業改革是臺灣經濟整體競爭力之所繫

目前,南韓已跟東協和歐盟簽定自由貿易協定並生效,而和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正待國會批准。臺灣和南韓的產品高度重疊,現在南韓的產品出口到世界主要國家(中國外)享受原則上零關稅的待遇,但臺灣的產品出口到世界主要國家卻必須被課以 WTO 協議下的關稅;在微利化的時代,臺灣一些產業除了出走,恐怕無以生存。臺灣的王牌是 ECFA,但是 ECFA 的進展好像有點不盡人意。

韓國雖跟歐盟和美國簽了自由貿易協定,但它更需要簽的國家是中國,因為韓國總出口的 23% 是到中國,只有 10% 到美國;不過,中韓自由貿易的進程主要是卡在農產品貿易的開放上。從這點看來,臺灣和韓國的國際競爭,有很大一部分是看二國的農業改革:看誰的農業能先農企化、國際化!譬如,就從花卉產業的角度來看,如果韓國很快地克服國內農業部門的阻力,談成中韓自由貿易協定,那麼,花卉可以從生產地(東協)自由進口到韓國,也可以自由出口或轉口到消費地(中國)。而擁有技術的荷蘭出口花苞、種子、花卉等到韓國零關稅,到臺灣卻要課稅。另外,韓國政府補助花卉運費,甚至於鼓勵農民赴海外種花並補助海外溫室的電費;但臺灣並沒有這種扶植花卉產業的優惠。那麼,臺灣和韓國,誰才是荷蘭在亞洲最好的合作夥伴呢?

農產品出口只占臺灣總出口的 1%,又如表1-1 所示,臺灣的農業總產值只占臺灣總 GDP 的 1.6%;但是農業占總就業人口比重是 5.1%!在經濟上,大部分製造業和服務業者希望政府快馬加鞭也跟東協、歐盟、和美國簽定自由貿易協定,特別是擴大 ECFA 到真正的自由貿易協定。但在政治上,沒有政黨能忽略這 5.1% 的選票。因此,臺灣在農業種植和管理技術上的產業升級,其實是臺灣經濟整體競爭力之所繫。在亞洲花卉交易中心,正是帶頭把臺灣推向精緻農業的產業升級,如果成功的話,不只嘉惠臺灣農業,更間接影響到臺灣經濟的長遠發展。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