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昆蟲一百年」石正人教授演講紀實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2期前往臺大演講網收看演講錄影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陳列館 黃昭連技士

圖、石正人教授專題演講「臺灣昆蟲一百年」

臺大農業陳列館為提高臺大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各學系所之能見度與優勢,自 2012 年 2 月 1 日起推出「昆蟲學系、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植物醫學碩士學位學程」3 系所聯展。展陳內容相當豐富且方式多樣化,包括有平面看板、影片介紹、立體模型、昆蟲標本及活體植物等,可讓更多高中學子及家長們進一步認識這三個系所的特色,進而提升進入求學的意願。

配合系所聯展活動,本館於二月份週六下午共推出 4 場系列專題演講,第 4 場於 2 月 25 日下午 2~4 點在臺大農業陳列館 3 樓舉辦,邀請臺大生農學院昆蟲學系石正人教授,演講「臺灣昆蟲一百年」。身為北臺灣昆蟲熱推手之一的石教授,不但是農業昆蟲學與應用昆蟲學方面的專家,在昆蟲推廣與科普傳播方面更是一位優秀的前輩。為推廣昆蟲科普教育、製作昆蟲科普教材,石教授透過影片拍攝、動態模擬等方式,將各種昆蟲的生態以說故事的方式一一講演呈現,目前已完成欲籌劃拍攝 9 集科普影片中的 3 集,石教授把這 3 集的影片剪輯部分片段在此次演講中播放,讓我們在短短的 2 個小時內可以認識昆蟲在臺灣的百年歷史。

石教授首先提到昆蟲與人類的關係,他說昆蟲比人類早到地球有 3 億多年,昆蟲在地球上占所有生物物種的 56%,昆蟲比人類經歷更長時間的地球洗禮,凡存在必有道理,所以人類想完全消滅昆蟲是不可能的,只能抱著少輸為贏的觀念。昆蟲無所不在,跟我們的關係是那麼密切,所以不管是朋友或敵人,如果不了解它,其實是很難安眠的。有很多昆蟲在跟我們競爭糧食、競爭健康,以糧食競爭為例,地球上生產的糧食大約有 20% 是被昆蟲吃掉,糧食危機其實已經存在,如果人口繼續增加,對於如何餵飽地球上的人口,顯然是人類未來將面臨的最嚴重問題。因為地球上的可耕面積無法再增加,即使我們做一些品種開發、肥料改進等方法,對糧食增產的百分比也相當有限。因此,必須把被昆蟲吃掉的這 20% 糧食找回來,這也是為什麼把昆蟲系設在生農學院,臺大有它一定的使命感,就是希望這些唸昆蟲的人能夠跟農業綁在一起,要幫農民去解決這些病蟲害的防治問題。

關於害蟲的危害範圍,石教授分為三大類:都市害蟲(如住家的蟑螂、傢俱中的白蟻)、醫學害蟲(如傳播登革熱的白線斑蚊)與植物害蟲(如蝗蟲引起的蝗災)。對於益蟲的貢獻,除耳熟能詳的家蠶、蜜蜂,也有食用昆蟲、藥用昆蟲(如冬蟲夏草)、寵物昆蟲等。早期昆蟲學家是以防治為主,中期則擴大為應用與防治,現在則是保育、應用與防治三方面並駕齊驅。目前臺大昆蟲學系的三大研究主流就是蟲害防治、生物多樣性保育與分子生物學研究等 3 個領域。

走過一百年,臺灣人與昆蟲之間,發生了什麼樣的關係呢?接下來石教授開始以精彩的影片介紹不同的昆蟲。首先是介紹「瘧蚊」,早年臺灣屏東的牡丹社事件,擊退日軍,讓日本軍人無法生存和占領臺灣的就是瘧疾。在日治時代,日本人開啟了臺灣衛生昆蟲研究的大門,瘧疾防疫所及熱帶醫學研究所的成立,讓昆蟲學家與醫學家聯手合作,對瘧疾分布、環境衛生、瘧疾醫治等問題,展開全面調查與研究。經過科學家長期研究,投入數不清的人力、智慧與金錢,透過 DDT 殺蟲劑噴灑及採血檢驗,提早篩選出罹患瘧疾的患者並投藥治療,短短幾年內,讓原本高居臺灣第一大死因的瘧疾,患者從每年的 120 萬人急遽下降到 20 人以下。民國 54 年,拿到世界衛生組織頒發給臺灣的全世界第一張瘧疾根除證書,瘧蚊從此再也不能威脅臺灣人的生命。

接著是介紹「吹棉介殼蟲」這個危害柑橘產業的蟲害,由於日本昆蟲學家素木得一先生引入澳洲瓢蟲防治成功,獲日本總督府獎賞,籌建舊有農業試驗所應用動物系館及鄰近之臺北帝國大學昆蟲館。素木得一先生於 1928 年來臺,他是臺灣昆蟲學的先驅、開拓者,在農業發展、害蟲防治、昆蟲分類上都有卓越貢獻。在臺 20 年期間,留下許多珍貴的標本、手稿,奠定臺灣昆蟲學的基礎。

第三個介紹「褐飛蝨」,它是臺灣重要的水稻害蟲,這種熱帶性昆蟲繁殖力非常強,在盛夏造成的稻作危害也最為嚴重。年輕的昆蟲學家黃守宏承先啟後,結合不同領域的科學家們,成功發展了一套更全面的防治策略,先是害蟲監測、飛行路徑分析預測與警報發布,其次是挑選找出更多足以抗衡褐飛蝨的水稻品系,最後再從毒性藥物之研究改良下手。

第四個介紹運用生物天然的力量來防治農作物害蟲的「生物防治法」。苗栗改良場生物防治分場黃分場長,為了促進苗栗縣大湖鄉草莓的有機栽培,即是利用生物防治法來進行病蟲害的防治,以草蛉來捕食草莓的害蟲-二點葉蟎。

第五個介紹超級害蟲「東方果實蠅」,此種害蟲的生活習性非常的隱匿且多變,根本沒有捕食性的天敵可以剋制,一年造成果農的損失大概將近 40 億新臺幣。雖然終年都有東方果實蠅發生,難以防治,但是在生物界裡沒有一種物種可以強勢到足以擺脫生態平衡,黃分場長和他的團隊握有調節這個生態平衡天秤的砝碼,那砝碼就是寄生蜂。寄生蜂將卵寄生在東方果實蠅的蛹裡,從卵、幼蟲、蛹等過程,都在蛹體內進行,寄生蜂幼蟲並取食東方果實蠅蛹內的肉,來做為自己的養分,這就是生物防治中寄生性天敵的利用。另一種對付東方果實蠅的特殊策略,即是以鈷 60 微幅劑量照射雄性東方果實蠅,破壞生殖細胞的發育,形成不孕蟲,釋放不孕蟲和野生雌蟲交配,藉此降低雌蟲的正常產卵,可進一步控制東方果實蠅後代的數量。除了噴藥和套袋外,現在政府還在大力推動東方果實蠅的共同防治,主要就是在甘蔗板裡面吸附了甲基丁香油及乃力松的殺蟲劑,當東方果實蠅聞到甲基丁香油的味道時,就會飛過來,同時也會吸附到農藥,最後就會被殺死在誘蟲盒裡。

第六個介紹的是「蝴蝶」,臺灣的蝴蝶種類有四百多種,民國五○年代,因為二次世界大戰中斷的蝴蝶加工熱潮重新燃起,並暢銷歐、美、日等各國,讓臺灣擁有蝴蝶王國的稱號,蝴蝶的標本和貼畫是國際認識臺灣的重要管道。影片中石教授探訪了蝴蝶王國的推手-南投埔里余清金老先生,他設立了國內首座昆蟲館-木生昆蟲博物館,他也帶著大家細數與臺灣蝴蝶密不可分的一段生命故事。另外還介紹神秘的紫斑蝶,這種在翅膀背面擁有紫色斑紋,在飛行時會產生紫色幻影的遷移性昆蟲,會隨著季節在臺灣全島旅行,但飛行路線不固定,一個讓科學家難解的遷移路徑,使得調查者難以追蹤完整的路線,需投入大量的人力和時間。

第七個是耳熟能詳的「蠶寶寶」,它是桑蠶的俗稱,因為蠶絲的用途廣泛,在六○到八○年代的臺灣,成為產業中共同打拼的夥伴。蠶種改良專家,苗栗農業改良場副場長余錫金,當年就站在第一線,為蠶農育出最好蠶絲量的蠶種。另外還介紹蠶桑達人-涂泉明先生的生態教育蠶業農場,它是目前國內碩果僅存的栽桑養蠶、取絲加工的農場。石教授說如果沒有蠶寶寶,我們就沒有衣服穿,人類的文明可能要倒退好幾千年。

第八個是介紹人類數千年來的好伙伴「蜜蜂」,它是生態平衡的聯繫者,每年到了四、五月份,便是臺灣養蜂人家最忙碌的時刻。一隻蜜蜂可以探尋半徑 3 公里內的蜜源,還能順便扮演植物媒人的角色。愛因斯坦說過,如果全球的蜜蜂消失,人類頂多能再活 4 年。因為有 70~80% 的顯花植物必須靠昆蟲傳播花粉,才能進行有性生殖,我們也才能吃得到好吃的水果。

第九個介紹的是「螢火蟲」,2011 年的夏天,在國境之北的馬祖發現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新種螢火蟲,它們是臥躺在草地上的星星-雌光螢。除了特殊的蠕蟲狀外,雌光螢和一般螢火蟲最大的差別是它們求偶時的亮光並不閃爍,且有時間限制,每天大約發光 30~60 分鐘,在這接近一個小時內,雄蟲必須把握時間飛進草叢與雌蟲交配,交配時燈光會立即熄滅,若沒有交配的雌蟲,在時間過後會關閉燈光,等待明天再亮;雌光螢是身上最多發光器的螢火蟲。

最後介紹的是外來種「紅火蟻」,2000 年夾帶在貨運的細縫中來到臺灣。位於桃園機場旁的大園鄉,周圍都是空曠的農地,提供良好的築巢環境,造成了大批火蟻進駐。一個新巢只需要 4~6 個月,就可以形成高約 15 公分,直徑約 40 公分的巨大火蟻巢,裡面的火蟻數量可能超過 10 萬隻。火蟻因為是外來物種,沒有天敵可防制,它會吃青蛙、蚯蚓及各式各樣的昆蟲,它們以侵略為最終的目標,對臺灣的生態造成很大的威脅,目前政府集合了許多的人力與物力,希望可以消滅這個外來的物種。

2 個小時的演講就在精彩的影片中飛逝而過,大家卻仍有意猶未盡的感覺。這些影片除了生態介紹外,又有清晰的模擬,可以讓大家更清楚地了解各種害蟲與益蟲。真希望石教授將來所拍攝完成的 9 集影片,全部可以在農業陳列館播放給民眾看,也期盼能再邀請石教授為我們演講。工作天時忙著研究、教學,週末時忙著到處演講的石教授,這些年所推動的科學營已掀起一股昆蟲熱,由臺大所舉辦的昆蟲營一年比一年盛大,說明了人和自然之間的情感是與生俱來的,只要有機會發展,就很難切斷,這些成績與成果,我們真的要好好感謝這位「昆蟲王」-石正人教授。

《本文內容經講者檢視同意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