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慌與暖化 出口牛肉有違美國利益:給政府的三點建議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9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 羅竹平助理教授

美國2008年牛肉總產值760億美元,約佔其GDP的0.53%。其中7.1%的牛肉出口,而出口值僅30億美元,約佔美國總出口金額的1.63%。這二項數字顯示牛肉產業跟製造和服務業比起來,只代表美國經濟一塊很小的利益。但其對資源與環境的傷害,卻遠不成比例的高!每生產一公斤牛肉,會導致等同36.4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這是羊的二倍,豬的五倍,雞的七倍。牛群的屁和排泄物所排出的污染氣體有100種之多,牛肉大概是最不環保的肉類!

美國2008年牛肉總產量是265.6億磅,所連帶製造的二氧化碳排放約等同於3.95億噸,佔其當年全國溫室氣體總排放量(70.53億噸)的5.6%。如果把為了養牛而鏟平的森林和雨林所間接帶來的碳排放也算進去(世界上80%的森林砍伐與畜牧業有關),那麼這個比例會超過10%。這個數字(約7億噸)幾乎等於全美國所有汽車的總二氧化碳排放量。

美國目前養有9,500萬頭牛,約是其人口的1/3。為了餵養牛和其它牲畜,美國農業部表示這用掉了幾近80%的美國農業用地和一半的水質源。而這些牲畜每年要排放6,100萬噸排泄物,是美國居民總排放的130倍。美國環保局表示,美國這些排泄物已污染了橫跨22州共約35,000哩長的河流,也污染了17州的地下水。跟豬、羊、禽類比起來,牛對環境影響最大:美國56%農地的作物收成是要拿來生產牛肉;平均生產一公斤牛肉,就會消耗約十萬公升的水,是一個人一天飲水量的五萬倍;牛生產1公升牛奶要先消耗1,000公升的水;每十六公斤的穀物,卻只能產生一公斤的牛肉;與富含蛋白質的大豆相比,生產一公斤牛肉不僅浪費更多的地力,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也要比種大豆多出30倍。

確切地說,為了生產肉類(特別是美國人喜愛的牛肉),美國要用掉90%其所生產的大豆,80%的玉米和70%的其他穀物來填飽這些牲畜的肚子。難怪康乃爾大學的生態學者David Pimentel表示,如果把這些餵養牲畜的穀物拿來餵人的話,可以養活8億人!儘管美國一直倡議要用基因改作來解決未來可能的糧荒問題,但顯然在可見的將來,解決糧荒更自然、環保、健康、安全的方法是:只要美國人少吃肉,特別是少逼亞洲人吃牛肉。

圖一、不論是牛或豬,工業化生產的肉類,為了節省成本,生前大概都得圈養在不容轉身的欄內,直到進屠宰場。(來源:網路)

聯合國糧農組織在其2006年「牲畜的巨大陰影:環境問題與選擇」的報告中說,牲畜產生的溫室氣體已經超過了汽車,約占全球排放量的18%。但美國環保署估算美國的此項比值僅6%,其間差異有可能是產業比重不同所致:美國消耗全球1/4的石化能源,但美國牛口只佔全球1/10;以至於美國牲畜產生的溫室氣體低於汽車,但其總量還是超過各國畜牧業。歐巴馬在哥本哈根會議前提出,至2020年前美國將會較2005年排放水準減排17%。2050年前則減排83%。此項法案已獲美國眾議院通過,即「2009年美國清潔與能源法案」。為了更好地達成這個減碳目標,美國與其順應國內牛肉業者遊說出口的壓力,不如輔導他們轉業,改變畜牧產業政策。想想礦泉水有多貴,就可想而知生產一公斤牛肉所浪費的機會成本(水、糧食、環境),必定遠大於牛肉本身的價值,非常不經濟。不如叫中南美洲國家「代工」生產牛肉,把牛糞留給「後院」,牛肉留給自己。事實上,聰明的美國人早已這麼做了,特別是在製造業的委外代工上發揮得淋漓盡致。譬如,中國工廠生產商品再運到美國,而中國人只生產不消費,或消費但負責污染較大的製程;於是乎,中國很快在溫室氣體總排放量上與美國並駕齊驅。這是因為中國工廠冒的煙,都算在中國的帳上,其實約3、4成污染應回歸美國消費者;若各歸其所,美國人口的總排放量其實應該還高過中國人口總排放量的一倍。

我們消費者在採購食物時,不僅是影響到家人的健康,也對明天的環境做了很重要的選擇。面對糧荒與暖化的威脅,這個世界還有一件事情亟待改變,那就是飲食觀念。我相信神聖的上帝已為人的身體組織和特性,安排好了一切有益健康的當季草本植物和果類,供人食用;至於肉類,應當節省地使用或不被使用。這種多素少肉的飲食觀念,不僅是宗教的,也是科學的。2005年芝加哥大學一份研究“食物、能源和全球暖化”的報告指出:在美國,肉食者較素食者多產生的污染構成全美溫室氣體排放量的6%。這個估算跟我的粗略計算(5.6%)似異曲同工。肉食對身體似乎也有類似的污染,蔬果進入胃到排出體外,只消3、4小時,肉類則須12小時,其腐敗所分解出的毒素,與結腸等癌症有關。無庸置疑,素食可以有效減少患心血管病、高血壓、癌症、糖尿病和肥胖的機率。相對地,素食卻不會使人較易貧血(台大醫院陳瑞三教授等各國的研究),也不會使人更虛弱(許多奧運金牌是素食者)。我不是素食主義者,也不是在倡議素食,只是越來越懷疑,臺灣天天有肉的生活型態,真的是較健康的嗎?請看看一位美國畜牧大亨的告白:雖然美國已立法禁止用牛羊肉粉餵養牛隻,但為了替牛補充蛋白質(植物性蛋白成本太高),全美國大約有75%的牛仍舊被餵以動物屍身加工煉製的飼料來「加強營養」。也就是說,美國牛繼續吃死馬、死狗、死貓、死豬、死雞、死火雞,還有牠們的血和排泄物所磨製的飼料。

圖二、為方便收集豬血,業者將豬倒吊割喉。(來源:聯合報)

進出口和消費這類「工業化」生產的肉品,損人不利己,更不人道:我猜這些動物從出生到屠宰場,都是在哀鳴痛苦中度過(見圖一、二)。但面對「片面毀約」指責的壓力,我認為政府可以三方面來因應。

首先,加速與中國簽定ECFA。東協加1的形成,和東協加3的即將到來,會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各項影響力,包括經濟。美國應該積極介入這個有著20億人口的自貿區塊,免得中國取得主導地位後,加乘她與美國分庭抗禮的實力。至少,我相信這是美國要與新加坡和韓國等亞洲國家簽訂自貿的動機之一。另一個動機是藉此連結全球第二大市場-中國。但是新加坡太小,而美韓自貿協定還卡在南韓國會中;臺灣(挾同文、同種、同語言、超國民待遇的優勢)才是最完美的進軍中國市場的橋頭堡。如果沒有中國,大家可能不會太在乎臺灣。但一旦ECFA落實,我認為美、日等各國跨國企業會渴望與臺灣簽訂自貿協定,希望能與臺資混血,在中國享受純外資所沒有的特許權和便利;夢想能把臺灣當做支點,撐起整個中國市場。我相信屆時美商因此對TIFA的渴望會遠超過美牛肉業者的失望,對美政府形成更強大的親臺遊說壓力!更重要的是,ECFA能幫助臺灣升級,跨國企業所帶來較新的管理和技術,能幫臺灣人創造更多高端、高薪的工作機會。

第二是順應WTO一體適用的原則,同時開放加拿大、巴西、阿根廷等國家的牛肉,壓縮美牛的市佔率和影響。當然,這可能是一個餿主意。

第三,在中小學教導多素少肉的飲食觀念。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