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農業推廣工作的感想以及對未來的期許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7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農業推廣委員會 鍾仁賜推廣教授、柯俊成推廣教授

壹、前言

本校於民國66年3月22日第1211次行政會議通過國立台灣大學農學院農業推廣委員會組織規程~國立台灣大學農學院為聯繫農業教育、研究與推廣,協助政府推動農業發展與加速農村建設,設立國立台灣大學農學院農業推廣委員會。其任務為協助各級農業機關推動農業推廣工作;對農業推廣機關及農民提供技術性之服務;編印有關農業推廣資料。於民國70年教育部指示各公立農學院校設置農業推廣委員會,遂有推廣教授之設置。基本上,本校農業推廣委員會創立後,在有限之人力與物力下,即本著發揮農業教育、研究與推廣三合一之功能,配合國家農業發展政策,支援相關農業單位及團體辦理農業推廣工作。到目前為止,除了農推會自辦之產銷班輔導與各種講習會之外,主要配合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及苗栗區農業改良場之技術諮詢講習會,共同解決農民栽培上之問題;在出版方面,本校農業推廣委員會共出版農業推廣手冊64輯、台大農業推廣專輯6冊與台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6期。在農民教育與最新知識與技術之傳播上發揮了一定的功能。

貳、本校農業推廣體系與推廣教授之組成

我國農業推廣體系之作法主要受美國授田大學 (Land-Grant University) 創立之理念所影響,即為因應農業與工業之發展,藉由公共預算,由公立大學提供相關之教育資源與機會,期望能對農、工階級提供相關專業教育與訓練以促進其職業相關技能的發展。目前本校之作法為與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及苗栗區農業改良場建立長期合作關係,為農民提供技術指導,使本委員會成為學校對改良場科技支援的有力媒介。

在我國之體制下,農業改良場主要是執行研究工作,向農民或消費者之農業推廣由農民團體(農會)負責。由於農會組織之變革,使得原來甚為重要之農業推廣部門雖然在組織變革之後仍然存在,但是真要執行推廣業務時,卻有實質上經費與人才缺乏之困難。因此,農業改良場農業推廣中心成為真正之推廣執行單位。學校在農業推廣業務支援農業改良場,並不是因為農業改良場缺乏有關之人才,相反的,農業改良場的人才濟濟,不論研究或推廣都有傑出的表現。但是大學與農業改良場共同出席所有的推廣工作,不但有截長補短之功效,農民尤其感受到政府對他們的重視。

圖一、鍾仁賜推廣教授於農業技術諮詢講習會會場即時解答農民提問

由於推廣教授之員額有規定,因此,雖然本校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共有13個系所,但是並非每系均有推派推廣教授。目前推廣教授之員額為4名,按照農業改良場辦理之推廣,主要為作物栽培之技術諮詢講習會,所以乃由栽培管理有關之園藝作物、病害防治、蟲害防治與土壤與肥料管理之教授所組成。通常由相關科系推選副教授以上之教師輪流擔任。

參、推廣工作的感想與期望

由於筆者擔任推廣教授累積些許經歷,在此提出從事農業推廣工作的感想以及對未來的期許:

一、推廣教授制度面

能夠擔任推廣教授,其實是個人的榮譽。但是有些很合適擔任推廣教授的同仁大多承讓,不願意擔任或是採用輪流制,資深教授不必輪流,要後輩同仁多磨練,有些原因是沒有很大的誘因。雖然擔任推廣教授是機會但也是負擔,因為即使推廣教授不是每天有任務,有時候一週一次或二次技術諮詢講習會就會忙不過來。由於本校定位為研究型大學,對教師而言,教學、研究及評鑑壓力相當沉重。因此,擔任推廣教授工作任務的理由,不外乎輪流擔任、被指定標記,不然就是要擠出服務態度以及培養興趣,自己內心取得和解。往昔擔任推廣教授可減少二小時授課時數可能也會是大的誘因。無論如何,在台大沒有如美國有專門之推廣教師的制度設立之前,如何將推廣工作計入教師之服務績效(納入升等或是評鑑或是教師再評估等之考量)可能是吸引年輕教師參與推廣工作的動力之一。以筆者而言,就將其當做開一門課,而與農民及改良場同仁互動,也可以學習到很多實驗室以及校園中無法學到的寶貴經驗。大學教師參加技術諮詢講習會,即使不一定能增加功能或效果,而且雖然曾有農民質疑學校教授的專業能力,但畢竟大學教授是讀書人,因此多數農民之觀感是正面的。

本校之推廣工作主要是配合桃園與苗栗改良場之技術諮詢講習會,由於每位教師上課時間不同,技術諮詢講習會也非固定在每週之同一時間。因此,不一定每位推廣教授都能參與所訂之每一場技術諮詢講習會,而缺席者無職務代理人是目前制度面無法解決的,也是可惜的。

二、推廣工作時碰到的問題及困難

以筆者而言,擔任推廣教授多年,仍然還有許多田間經驗需要學習,因此專業能力的培養以及實務經驗要加強是很重要的,畢竟田間所遭遇的問題常是更多樣化與複雜。此需要時間來累積經驗,這點與推廣教授的制度面是息息相關的,亦即推廣教授的專業是需要時間來培養的。因此,誰來擔任推廣教授?誰來被磨練?推廣教授的任期多長是最好?還是專任的推廣教授?若是輪流制,一人一年或兩年,是否適當?

多年來試驗改良場的經驗以及田間累積的專業是可以交流學習的。其實台灣地區作物相多樣化,高溫多濕所遭遇之病蟲害也是多樣化且會隨著時間而有變遷。要全能的推廣教授有困難,倒是可以發展現有推廣教授的專長特色,這點農推會已有多年的經驗。雖然是技術諮詢講習會,但是有時候農民會提出政策執行面的問題,此問題當然無法上達,此為題外話。

三、技術諮詢講習會的推廣工作是否要做下去?

整體而言,農民喜歡且熱心參加技術諮詢講習會,並且與技術專家之互動是密切的。畢竟農民若能學到新知,有助於其作物之栽培管理也是甚好的。同時也可以感覺農民的確有高度的學習意願,同時由諮詢講習會可知,有許多農民雖然從事栽培之時間甚長,但是有關之知識與技術也甚為缺乏;有些則是繼承家業而進入農業需要從新學習。因此,藉由技術諮詢講習會教育農民,也是在目前之情形下有效教育農民之方式。技術諮詢講習會也是一個經驗交流之良好機會,使農民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累積有用之知識與技術,因此技術諮詢的功能以及影響力是有效能的。近年來,農業改良場所辦之技術諮詢講習會明顯多於過去,這是很好的現象。

四、技術諮詢講習會選定產銷班輔導

本校農業推廣委員會於4年前選定新竹縣新埔鎮柑橘與水梨產銷班各一班,定期召集班員,進行栽培與管理之各樣輔導。定期上課與田間管理說明,同時也帶領他們參訪其他產銷班(成功的與失敗的例子都有)。後來為更進一步提升效果,則擴大至全鎮之柑橘與水梨產銷班,舉凡為該二種農產品產銷班之有志農友,都可以共同參與本校之輔導。農民可以從經營好的產銷班學習好的栽培管理方法,也由經營失敗的產銷班學習那些栽培管理手段應該避免或不可忽視的。4年下來,成果相當顯著(產量與品質提升而且降低生產成本)。每次的活動,不但農友熱烈參與,也非常樂意提出問題或分享經驗,彼此學習,這是很好的經驗,值得鼓勵。

圖二、柯俊成推廣教授於農業技術諮詢講習會會場即時解答農民提問

肆、結語

總體而言,推廣教授制度設置的立意是正面的、功能是佳的,也在我國農業生產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早年台灣地區各種人才相對缺乏的時代。即使在農業研究機關人才濟濟的現代,大學與農業改良場合作農業技術推廣,仍有其作用與成效,因為農民之水準也是不斷提高。而成功的農業推廣又需要長期穩定之政策制度支持,期望關心農業發展的有心人能夠共同努力,推出更好的推廣教授制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