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金姑來吃茶-台灣螢火蟲之研究、利用與保育」 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 楊平世教授演講紀實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6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 陳建佐研究生

2009年4月17日,國立臺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岳修平副教授邀請昆蟲學系楊平世教授(前生農學院院長)為專題討論課程進行「火金姑來吃茶-台灣螢火蟲之研究、利用與保育」之專題演講,內容包含螢火蟲的研究歷史、研究現況、相關產業及保育活動等。

楊教授首先以充滿童趣的螢火蟲歌謠作為開場:「火金姑,來食茶,茶燒燒,配香蕉,茶冷冷,配龍眼,龍眼會開花,瓠仔換冬瓜,冬瓜好煮湯,瓠仔換粗糠,粗糠要起火,九嬸婆仔賢炊粿,炊到臭火焦,兼著火。」敘述在一、二十年前晚春初夏時節的臺灣,螢火蟲與人們的日常生活非常貼近,原野山林間並不難見到流螢點點的畫面。然而,螢火蟲受限於生態習性與移動能力,通常僅能生存於較為原始的自然環境,一旦環境遭受破壞,就很難重新復育。因此,目前難以再次看到螢光點點的情景,實為臺灣自然環境之損失。

過去說起臺灣螢火蟲研究的歷史最早可從Olivier(1911)與Pic(1911)的「草創時期」說起,這兩位學者本身並沒有到臺灣搜尋螢火蟲的蹤影,大多是藉由遊覽各國探險家帶回自己國度之螢火蟲標本作為研究依據,在這個時期中,總共有21種不同的螢火蟲被發現。1930年代,日本學者三輪(1932)在臺灣發現10種新紀錄種,加上鹿野(1930)與岡田(1931)的發現,臺灣螢火蟲新種增加到32種。

然而臺灣螢科研究進入了「緩滯時期」,自1945至1990年,僅有幾位日本學者來臺採集並發表新種,這段期間螢火蟲新種慢慢地累計至44種。1990年後,由於螢火蟲資源調查、黃緣螢復育等相關研究,螢火蟲新種的發現進入了「活躍時期」,許多中英文論文及研究報告相繼出爐,經由分類學者的努力,目前發現的臺灣螢火蟲共計:2科12屬62種,且仍在持續增加中。

由於受到氣候與地形的影響,臺灣螢火蟲的分佈地形可以低自平地原野、高至海拔2000~3000公尺的高山,且四季都可以見到螢火蟲的蹤跡,例如春天可見到大端黑螢、黑翅螢、黃緣螢與台灣窗螢;夏天可見到端黑螢、邊褐端黑螢;秋天則有橙螢、山窗螢;甚至冬天亦可見到神木螢、鋸角雪螢與雪螢等。楊教授並舉國家公園螢火蟲相分析研究作為例子,敘述在國家公園的範圍內,螢火蟲所具有的水平分佈與垂直分佈情形,不但有廣泛分佈於全國各地的類型,也有僅居住於北部、中部或南部的區域性分佈類型,甚至自平地到海拔2000公尺以上的高山,高度每增加500公尺就可能出現不同的螢火蟲相。

而會出現如此獨特的分佈情形,主要受到地質史與環境因素的影響,其中限制因子包含:溫溼度、產卵地選擇、食物豐度及人為干擾程度(光害、殺蟲劑與植被歧異度)等。另外,水棲螢火蟲需要配合不同的水域生長(靜水域或流水域),陸棲螢火蟲則受到溫溼度、氣候地形與植被的影響。從食性來看,螢火蟲成蟲口器退化,只能喝露水或是植物分泌的蜜露;反之,幼蟲卻吃肉,因此生存環境植被鬱閉性與蝸牛存在與否(螢火蟲幼蟲食物)也會影響螢火蟲的生存。但植被又受到樹種與林相所影響,所以人為開發密集的地方,原生植被破壞或變成人工植被,會使得螢火蟲歧異度降低;而人為除草或擴寬道路,造成道路邊坡裸露,皆可能使得螢火蟲因喪失生存環境而退到干擾少的地區,或甚至消失。

「螢火蟲產業」現況部份,楊教授認為藉由自然與社會科學研究的成果,適當轉化為科普資料,讓更多人瞭解螢火蟲的生態與特色,進而引起公眾意識,讓螢火蟲成為台灣昆蟲生態產業中的旗艦種,如此將能有效促進臺灣螢火蟲產業之未來發展。

目前臺灣的螢火蟲產業仍是草創狀態,大多以休閒農場或民宿業者額外提供的賞螢活動為主軸,較缺乏解說人員、解說素材與廣告宣傳(各式平面、電子媒體、網路),因此客人並不踴躍。且另一方面,儘管在多方努力之下,賞螢活動逐漸打入群眾、開始受到民眾喜愛,但部份商家為了拓展生意而建造步道、照明器具或進行各項相關工程,造成環境破壞,卻反而變成全民的損失。

將日本的賞螢產業與臺灣做比較,楊教授認為螢火蟲產業的重點在於環境保育以及賞螢產業帶來的觀光商機。由當地居民、社區與商家一同保育螢火蟲,維護當地自然優質的生活環境,並藉由提供螢火蟲的相關知識、當地的螢火蟲相關特產或手工藝品等,以建立優質的自然旅遊環境為主軸,提供額外的相關知識及紀念商品為附加價值來吸引觀光人潮,此種深度旅遊才是臺灣應該師法與追求的目標。

整體而言,螢火蟲對人類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性,例如螢火蟲本身在食物鏈中具有生物防治的重要性;對於螢火蟲喜好自然環境、特殊的發光行為、生態、棲地等知識具有環境教育的重要性;原始環境的保育具有戶外探索教育及建立生態旅遊的重要性;而發光的基因則在遺傳工程上具有重要性。所以螢火蟲同時具有以本身為商品並創造藝品的「商品價值」,提供休閒旅遊的「娛樂價值」,物種研究及基因研究的「科學價值」,文學和藝術創作靈感來源的「美學價值」,以及與傳統生活和在地習俗相關的「文化價值」等。

演講後段,則從目前螢火蟲的棲地正以相當快的速度被破壞之角度切入,如人工光源帶來的衝擊、河流溝渠水泥化所引起的危機、農藥肥料使用帶來環境惡化或水質優氧化的問題、及外來種的引入所造成的生物性衝擊等。由這些面向中,激發聽眾思考大量飼養螢火蟲算是保育嗎?復育螢火蟲應該如何著手?培育之後應該野放成蟲或幼蟲?野放之前與之後應該做哪些準備與行動?對於螢火蟲棲地的燈火照明應該如何管制?棲地旁的人工步道雜草要如何管理?商業大量飼養是否適當?能夠以此引起商機嗎?等重要但仍未有一致定論之議題。

經由楊教授生動有趣的演講,讓聽眾瞭解螢火蟲的研究歷史與現況,更明白大量飼養不等於螢火蟲復育,棲地保護或營造才是重點。且不論野放或保育,都需要與當地居民充分進行溝通及協調。螢火蟲的保育需要大家的思考與投入,以正確的觀念、積極的行動來維護臺灣的生態資源,共創一個共享、共生的高品質活環境。

圖、楊平世教授針對螢火蟲所撰寫的專書『火金姑』,書裡提供了許多螢火蟲的相關資料,值得一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