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南港區金針花農戶初訪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5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 黃貞旻研究生

黃澄澄盛開如喇叭狀的花朵──不外乎是常人對於金針花的第一印象,諸如料理佐料、藥理療效、民俗號記等,都是這一朵細細長長綻開嬌柔瓣片小花的用途。在台灣東部,與金針花文化、生長相關的「金針花季」已行之有年,不論於花蓮縣富里鄉六十石山、花蓮縣玉里鎮赤科山、台東縣太麻里鄉金針山……每年暑季,一片散開絢爛在綠色草地上的金黃花海,大放著外露的橘紅花蕊,瓣片上還殘留著水珠,映照出日光的光束,每每成為觀光業者招攬遊客趨之若鶩的招牌。而略過舟車勞頓的旅程,在新學期開始前的最後一天,經由台北市南港區農會推廣股股長江阿清先生引見,我們和高老師一起造訪了座落於台北市區的金針花生長地──潘章農民的「南山馨茶莊」。

占地兩甲半以上的茶莊,地處南港區大坪山山坡地上。加足了休旅車的馬力,終於抵達海拔約400公尺的茶園。和一般鄉間傳統式磚瓦房舍相同,潘章農民的屋子前有一塊白灰色水泥地板的空地,大門敞開著可直接看到屋內擺設,房屋旁散亂擺著機車、汽車,以及不知名的農具,一隻黑狗對著一群外來者狂吠。年近七十的潘章農民並不在屋內,趁著江股長到茶園裡先行告知的時間,我們看到屋內正廳滿是大大小小的得獎牌匾、堆疊著的透明茶罐和精裝過的茶葉禮品袋。不難看出潘章農民在南港區種植包種茶同業中,具有特殊傑出的技藝和才能,實符其擔任台北唯二之一通過茶葉產銷履歷認證班班長的身份。

圖一、潘章農民得到的茶葉獎章

「一開始我先種百喜草,過了兩、三年後就把它除掉了。因為百喜草很難照顧。」戴著斗笠的潘章身體硬朗,娓娓道來當初種植金針的起源。家裡世代務茶,祖父和父親都以作茶為生,自幼年起便在茶葉、茶香裡成長、打滾。十多年前水保局為了山坡地的水土保持,開始要求茶農必須在茶和茶之間種植水土保持作物,起初潘章農民選擇「百喜草」作為水保作物,但百喜草易生雜草、不好整理,常常在大力收拾、拔除雜草後,百喜草便一整片死亡,所以,經過兩、三年之後,在農會的些許補助下,他開始種植較大量的金針。當初選用的金針品種僅是以手邊現有的為主,雖然中間經過一些改良、使用過他人提供的品種,至今種植的品種大致上還是沒有太大改變。

圖二、金針與茶相間

時約早上十一點,太陽距離我們很近,熾熱地像是僅在頭頂咫尺發熱發威。潘農民更換了一件乾淨的汗衫,手裡領著一株方才從田埂邊挖出來的整株金針苗。「比較大的金針苗,兩年後就可以開花,小一點的需要三年。一株金針苗可以長十幾、二十幾朵花,我有一次數過,一株苗開了二十八朵花的金針。」還帶著土壤的金針苗長相和一般在市場販賣的蔥蒜有幾分神似,青綠的葉子修長,底部緊連淡褐色的圓根。「金針花花朵可以油炸來吃,它的根部叫做『金針薯』,根部接近葉子部分是『金針筍』,可以拿來清炒,吃起來甘甘甜甜。金針如果種在平地,土壤覆蓋的體積較多,可以收成體積較大的金針筍。」潘農民細數金針可以用在料理的方式,他也拿出往年金針花盛開時,遊客拍下的相片:亮黃色的花朵鑲嵌在綠油油的茶園間,一層一層規則排列像是蛋糕的可口夾層,採收金針的他背上負著塑膠簍,點綴在像畫一樣的景致中。潘章農民所種的金針是能夠觀賞也能供食用的品種,有些花瓣為24瓣、有些為6瓣,因為金針花很容易生長,附近的農家大多都有種植。有「一日花」之稱的金針花是一年一收的作物,花期大概在國曆八月到十一月間,產量隨氣候波動,如颱風來臨時往往大幅降低收成。

金針花節的起源,是由於南港區農會和台北市政府辦理桂花季時,順便把金針花帶入活動而開啟。約十多年前,電視台、報章雜誌曾經大力宣傳,農會也推廣農戶多多種植。「人家來看金針,來採、來玩,有些人就會順道喝茶,順便買一些茶葉回去。」潘章農民說,每逢金針收成的時候,來觀賞金針的人很多,茶莊曾經僱有專門的人負責金針花的觀賞和採收,當時最好的價格曾經到一台斤三百元,一年下來的收益頗豐,遊客的確因為「金針花節」而增加不少。後來潘章農民的家人生病,茶園常常不能開放,遊客便越來越少了,距今,已經停了八、九年沒有專門經營金針花觀賞、採收。獨自管理茶莊的潘章農民,除了顧慮瓜分人力至經營金針花觀光,會影響冬茶的採收期,再者也擔心遊客弄壞和金針相間的茶苗,所以對於再次開放金針花觀光,態度一直有些保留。目前潘章農民將大部分的金針花摘下來曬乾,可銷往附近的土雞城、餐廳。不過,由於天氣不好時需要用瓦斯、烤箱來曬乾金針花,成本因此增加。推廣股江股長便認為,潘農民的茶莊應開放讓遊客觀賞、採收金針較能獲得利潤。

圖三、可以切下金針筍和金針薯的金針苗

「你想去花蓮、台東看看金針花嗎?」老師問道。潘農民溫吞吞地搖搖頭,說不出具體關於金針花種植應改善的部分:「若要使金針的產量增加、品質提升,必須十年就重新整地一次;但農業用的土地都是經政府區分的,如果要進行『大翻種』,需要經過申請、經過所有農戶同意;加上有些人所種的『青心烏龍』較難生長、很難承受土壤翻整,土地的問題不易解決,年輕人到外面找了工作,許多人便不種金針了。」潘章農民說著,音量有些降低了。所以對於金針種植現況有什麼期待呢?他依舊搖了搖頭。

離開南山馨茶莊,不到10分鐘車程,股長帶領我們到了「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示範場外觀採用紅瓦白牆仿閩南式的三合院建築,巍立在大坪山丘陵地上。紅銅融合古灰色的屋頂,搭配著乳白雕琢過的牆面,還沒靠近三合院正埕,好像就嗅到了濃濃的文化歷史味道。示範場中以迴旋形狀的石頭階梯連接佔地高低不同的建物,最底部是一個一個整齊劃一的拱門,以橘紅色的柱子支撐,聯著托起上方具有茶葉製造機具展示區、品茗區、簡報區的雙層樓面。示範場於民國91年7月27日啟用,佔地共2.7公頃。除了房室內部的機具擺設、產品展示,外部還有觀景平台、解說台、環山木造步道、庭園茶埔植物園區、停車場等。

圖四、炒菁機

每年都在示範場裡舉辦茶葉等級的評選、頒獎。踏著用水泥鋪平的堅固樓梯,走進示範場裡頭,首先看到的是許多台陌生的大型機械,由靠近門邊的順序往室內畫了一個半矩形,分別是電熱循環乾燥機、萎凋架、浪菁機、炒菁機、望月型揉捻機、解塊機等。萎凋架的外觀貌似麵食小點店家用的直立鐵架,只是將金屬烤盤換成了淡褐色竹子編成的簍盤,將一顆顆飽滿的饅頭包子換成了一大片隆起的深色茶葉。茶葉經日光萎凋後,便會移至室內的萎凋架,緩慢的任茶葉發酵。鄰近一台像巨大萬花筒橫放的浪菁機,負責攪拌室內萎凋過程中的茶葉,均勻翻動大量採茶,可有效減少人力。另外一台到人胸口高度的不等寬圓柱體炒菁機機具,洞口向外開著,可以加熱至攝氏250到300度,用來去除茶葉發酵產生的菁味,蒸發茶葉中的水分,便於作業。

從室內的品茗區向外看去,觀景台籠罩在正午時分的烈日照射光暈下。「晚上的時候,這裡可以看到台北市東區的夜景。你看,那邊是101大樓。」茶葉示範場的接待人員指著遠遠的方向對我們說。想到南山馨茶莊庭院邊,一圈旁雜多種的果樹:金棗、百香果、栗子和文旦,還有空氣裡瀰漫著一些些很輕很輕的茶香,倏然錯愕地發現我們距離捷運站其實並不太遠。土壤的感覺、自然的感覺,現下皆躍登於我們眼前。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的景色秀麗、環境優美、氣氛雅致,如果和金針花相關活動結合,挾位於台北市的區位優勢,再造當年觀光熱潮應可期待。南港區目前共有六戶農戶種植金針花,站在繁榮地方產業角度設想的政府機關、相關單位,應該做出慎重考量,諸如整地、硬體建設、軟體宣導,使得一地的特色產業能夠持續不墜,如此農業經營者的投入意願才有可能提升,經濟效益才能增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