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前瞻與農業轉型」~鄒箎生博士演講紀實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5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 鄭博仁研究生

臺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特於2009年4月24日,邀請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副主任鄒箎生博士蒞臨演講。由於鄒博士歷年來參與不少國家型研究計畫,也曾於許多農業相關單位擔任要職,在產、官、學、研界的經驗皆相當豐富,不但對農業發展脈絡有著深刻的掌握和長期的關注,也有可貴的實務操作經驗,因此本次特別針對「科技前瞻與農業轉型」之主題進行分享。藉由介紹傳統農業的發展精髓、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農業發展以及農業創新的改革方向,激發學生思考如何在研究上聚焦,以共同來推動未來發展。

第三波 (The Third Wave)

鄒博士一開始以美國知名未來學家托佛勒(Alvin Toffler)於1980年發表的重要著作《第三波》(The Third Wave)說明人類三波的文明演進,第一波為農業革命,在此階段,人類不再狩獵及野採,生活逐漸安定,文化也開始萌芽;第二波為工業革命,大量生產(mass production)的概念在此萌芽,效率成了工業革命中關鍵的核心價值。而托佛勒當時預測,將會有新的第三波變化產生,主要內涵為服務導向的經濟,人、組織和國家都應該思考自我的利基(niche)何在。

圖一、鄒博士引用書籍《The Third Wave》的概念進行分析闡述

在農業上,也可引入「三波」的概念。第一波中的傳統農業,主要著重於經驗的累積及傳承,因此在法國,農業被視為科學,並配合博士學位(Ph.D)的授與,而在歐洲地區,則多將農業置於科技大學或職業教育體系中。而第二波則始於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傳統農業受工業產品的衝擊,化肥、農藥、農機、水利與灌溉、育種等五大技術持續衝擊傳統農業,人們不斷尋找如何正確應用五大技術以達生產效率最大化,農業也因此成為一門科學(science)。伴隨科技農業的影響,農產品與資材逐漸走向商品化,傳統農業著重於自給自足,但科學化、商品化後的農業,則透過交換過程形成市場機制。因此,規格、儲備及物流等重要商業模式也開始影響農產品市場的運作。市場規模擴大,促使農村金融體系─農會信貸制度的建立,也成了臺灣農業成功的重要推手。

自十九世紀開始,全球農業皆逐漸脫離傳統型農業,朝現代農業發展。然而,自1980年代起,農業從業人員感受到新的衝擊,第三波的改變將要發生─「服務業進入農業」,因此產生了建立在知識經濟基礎上、輔以生物技術開發所建立的「知識農業」時代。「知識農業」的重要四大工具分別為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生物科技(biotechnology)、設計(design)及整合技術(integrated technology),其中又以整合技術最為重要。傳統農業單領域的研究已不合時宜,現今的知識農業必須結合各領域專業,找出最合適的應用方法,唯有廣納跨領域的知識與技術,才能讓農業在知識經濟時代下保有競爭力。

臺灣農業之轉型

「熱帶多雨的集約小農」是臺灣農業的最佳寫照,雖然年產值不低,但受到二、三級產業擠壓,GDP佔整體比例低於2%,資源也嚴重受到壓縮,在此環境下,臺灣農業是否應朝轉型邁進呢?針對此議題,鄒博士認為須考慮三件事情:第一,目前臺灣的農業是否真的需要轉型?第二,如果需要轉型,現在的時機是否恰當?第三,我們準備好了嗎?鄒博士指出,現今的農業應多方吸納並整合資源,可引入並應用科技、生物及管理等學科內涵於農業。以GDP而言,初級產業之GDP僅佔總額的1.65%,但當擴及至二、三級產業且與農業相關之產值時,GDP所佔比例便提升至13%,因此,方向上的擴展與延伸是必要的。

如同過去以「產業經濟」為主,強調技術的革新與開發,研發過程相對冗長、且需要高成本的投入,但在產品成形時才開始尋找適當的用途和買家,確認消費市場後再採取大量生產手段,將效率發揮至極致,屬於inside-out模式。而在今日,「知識經濟」打破過往的遊戲規則,於技術研發的同時也同步瞭解需求,屬於需求導向性質。製程後端聯結了許多新概念,如市場分析及產品設計之創新思維投入,創造商品的附加價值,產生outside-in模式。由此可知,「社會思維模式的改變」為產業經濟過渡到知識經濟時所需的推進動力,唯有新觀念的承載與突破,才能讓產業的興革與提升更具多元性。

臺灣農業科技前瞻

鄒博士引用前日本首相安培晉太郎曾發表的「創新25」說明願景的重要性。安培首相就任時期,有感於日本人口減少及高齡化的急速發展,便參考國內技術發展情形,透過漫畫方式描繪出2025年的日本生活概況,如未來的人們得以在睡前吞服一錠膠囊,隔天一早醒來,相關儀器便能告知服用者昨日身體狀況,並具體提出改善方向,輔以搭配遠距醫療照護,使高齡化的社會不再充滿危機。另外預測災害的可能性也能在未來實現,如砂土及洪水之災害預測,可減少人類未可預見的災難。此外透過人工光合技術,讓汽車以CO2作為能源,不再排放多餘的廢氣,而能「愈跑愈新鮮」。上述願景,皆為安培首相經由適當評估所預見的未來日本,其構想根據來自於日本1970年代開始的「科技前瞻」計畫,此計畫每五年調查一次,透過系統性規劃以預測未來的方向。在日本執行前瞻計畫十多年後,各國(尤其歐盟)也漸漸瞭解到前瞻的重要性,紛紛進行相關規劃,並多以科技前瞻及研究前瞻之概念替代科技預測。

前瞻的研究方法多以專家為核心,最普遍廣為採用的是「德菲法」(Delphi Method),透過特定的程序和步驟,整合群體專家的專長和意見而獲得共識,過程中焦點可不斷被修正,經由持續聚焦能讓重心逐漸浮現。「情境分析法」也常被討論與使用,以臺灣和日本相較,由於臺灣受環境的影響遠大於日本,因此當環境變化大、未來不確定性高且相關環境對技術發展有重大影響時,便適合採用情境分析法。第三種方法為「關鍵技術法」,此法適於第一線國家,如美國擁有充足的技術、市場及資源時,可據此決定前瞻內涵。至於臺灣則可參考他國的前瞻內容,找出其他主要國家未處理的部分,並依據我國能力來投入發展,創造屬於自己的利基。

圖二、鄒博士分享科技與農業的前瞻經驗

科技前瞻可以如何有效幫助農業政策之發展呢?以日本為例,日本於2005年發表的「新食料、農業、農村基本計畫」之架構即參考自90年代的前瞻計畫,發現過去日本的糧食自給率並不高,且日本民眾對於食品安全的需求日益增加,因此日本2005至2015年的農業發展方向,便以食糧安定供給之確保和發展多功能農業為兩大目標。由日本經驗可知,前瞻的有效執行不但可帶動產業的發展,透過前瞻的規劃,也能幫助產業明確掌握未來的發展方向。

此外,「融合」為創新之基礎,農業的技術面、知識面、產業面皆須兼顧整併。因此,創新的臺灣農業應包含以生物科技為基礎的科學工具、整合跨領域科技之創新、以服務為基礎的新營運模式、開發多元化及個性化之產品、以健康和環保為主軸的新興農業、以及跨領域團隊參與的整合性研發計畫等。這些創新概念的落實都可以透過形成前瞻共識來達成,因此農業前瞻要能提供政策發展方向,並結合社會需求,以促進科技應用。

未來願景

經由分析2004年至2006年臺灣農業領域文獻所引用的文章屬性可發現,其中13%與電子領域相關,對照臺灣電子產業的蓬勃發展,也許可以借助臺灣此強項領域,應用在農業發展上。如未來農業將不再是勞力密集的農事工作,而由自動化及農業服務業負起主要的工作任務,農業技術之協助輔導將透過視訊技術解決,讓遠距支援專家系統逐漸普及,且受過訓練之農民可利用專家系統解決多數問題。農業災害防治系統將協助農民減少災害損失,保險體系之建立也可分擔災害的賠償,促使農民擁有嘗試創新之意願。農業資源的追蹤利用將成為專業的產業,使農業資源能充分利用而永續發展。部分農業科技的研發成果將由農企業承接,透過市場機制整合後,提供給農民使用。

鄒博士長期耕耘於農業領域,在技術、推廣、應用、政策等各方面皆有博深的涉獵,提出許多如利基、創新、前瞻及整合等重要的概念。在鄒博士的勾勒下,知識經濟農業的輪廓漸漸清晰,追求技術、效率已是舊時代的思維,需求分析及創新才是新世代農業的根本要素。面對第三波革新的農業,相關人員均需具備趨勢分析及前瞻的能力。鄒博士鼓勵生傳系的學生,必須成為生農學院其他學系的聯結端點,嘗試建立新的產業鏈模式,提供資訊以帶動整個研究發展方向。在技術、產品成形後,後端的包裝、整合及行銷工作也缺一不可,如此才能完整形塑農業的價值鏈,並建構涵蓋生態、保育、文化、糧食安全、休閒生活及世代環境共享之社會價值的永續農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