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治療產業在臺灣漸成大器

本文收錄於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72期

文/國立臺灣大學園藝學研究所碩士 郭肇凱

緣起

筆者有幸於今年(2008年)參加在臺灣舉辦之第二屆園藝療法國際研討會,其主題為「園藝治療與現代醫療在醫療及心理衛生之應用」,會中邀請了經驗豐富的學者專家,主講人如下:Andrea Sieber (德國)、Connie Fung (香港)、Stefan Scholz (德國)、Teresia Hazen (美國)、Yumiko Kan (日本)以及黃盛璘女士(臺灣)。筆者將研討會中所聽聞之新知與心得感想分享如後,期待能引起更多人士對於園藝治療的興趣和進一步的了解,未來若有機會更能投入該產業中發光發熱。

圖、臺灣首位美國園藝治療師—黃盛璘女士

何謂園藝治療

美國園藝治療協會AHTA (American Horticultural Therapy Association)對於園藝治療的定義解釋為「園藝治療是參與者在受過訓練之治療師指導協助下,進行園藝活動以及對自然環境的互動,從而達到特定的治療目標,因而使參與者獲得認知、情緒、社交、身體、精神及創意等方面的益處」。園藝治療可以應用於不同年齡層、不同背景和不同能力的對象,因此園藝治療不單僅是一門產業或事業,更是一種社會服務與人道關懷。筆者認為園藝治療較淺顯易懂的闡釋或許可為「使用園藝為主體之方法或手段,因而達到治療身體或心理健康之目的」,其理論可依循溯及至2500年前,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狄斯(Hippocrates)曾經說過:「人的身體擁有自然痊癒的力量去康復自己」,而園藝治療則是試圖尋找及提供最適途徑或環境來提昇這股自癒能力。然而,自癒能力又該如何去定義呢?園藝治療必須依對象的差異性而設定不同的里程碑和目標,才能達到因材施教之效,而非制式化的一體套用,因此,筆者認為園藝治療依對象大抵可區分為:對於老人安養看護,首要提昇生命或生活的品質;對於患者病人,首要協助復健並重拾自信心;對於心理或生理障礙者,首要搭建與外在溝通表達的管道橋樑;對於學習障礙者,首要能引導學習並提昇專注力;對於桀驁不馴者,首要找到生命的意義與認同;甚至對於一般民眾,園藝治療可能可以給予身心靈的慰藉與寄託。

園藝治療的發展

園藝治療的創始大概可追溯至古埃及時代,當時的治療師就曉得可藉由景觀與園藝等自然環境作為媒介,則具有平緩精神困擾患者的治療效果。到了十九世紀初,美國的班傑明羅許(Benjamin Rush)醫生將園藝正式結合應用於專業的臨床治療,也為心理疾病患者開啟了走出戶外的門,而兩次世界大戰則是園藝治療的轉捩點,美國政府面對著大量的傷兵而戮力將園藝治療運用於肢體障礙者身上,也因此擴展了園藝治療領域的應用性與多元性,之後的越戰時期更使園藝治療的運用推向了頂峰,造福了許多身心受創無法重新適應社會的退伍軍人,而後美國於1973年成立美國園藝治療協會,並因應社會需求而開始從事教育及推廣的活動,目前全美有數百位園藝治療師(Horticultural Therapist)在醫院、復健安養中心、社區活動中心以及學校等地進行服務。除了美國之外,加拿大與歐洲等國家亦相繼成立協會組織,在各領域中實踐驗證園藝治療之應用成效,而後亞洲地區的日本、韓國和香港等地也陸續跟進成立相關組織機構,由此可見園藝治療即將在全世界蓬勃發展之一斑。另外,園藝治療在歐洲有另一個代名詞—綠色照顧(Green Care),意即可由自然環境中恣意取材善加利用,不僅僅侷限於植物而已,舉凡景觀、寵物、野生動物等都是可以應用的範疇,目前歐盟27個國家中的園藝治療師是一同參與合作研究與資源共享,因為園藝治療不能僅是單獨的學門,而是跨領域的學術整合與協調。

園藝治療師的養成

園藝治療師是參與者和園藝之間的橋樑媒介,以較專精的園藝知識進行實務上園藝技術的講解與操作,引領著參與者進入自然世界的懷抱,同時園藝治療師也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擁有人文心理的素養與關懷,並訴說著大自然與人類生理和心理之間的奧妙結合。園藝治療師不僅需要受過園藝治療專業訓練,而且懂得園藝實務和技巧,能夠因應參加者不同的能力與需要,設計安排合適有關於植物的園藝活動與課程,因而使參加者達到治療的效果。筆者以為園藝治療師簡單的定義或許可為:「園藝治療師受過專業的訓練,並能正確的使用植物來協助參與者復健。」但是無論如何,園藝治療師的職志必須明確,因為這是一份以人為本的關懷事業,同時也是社會服務,因此園藝治療師應至少具備如下修養:

  1. 專業的園藝涵養:對於植物品種的認識、繁殖技術、妥善的栽培管理、病蟲害防治以及收穫應用等。
  2. 人文關懷的素養:對於人文要有適度的關懷,對於人性要能適度的了解,若能擁有心理學或社會工作學等相關背景則更佳。
  3. 溫柔體諒的人格:有一顆鼓勵與包容的心,以及懂得欣賞的眼、讚不絕口的嘴、仔細聆聽的耳與體貼溫馨的情。

或許,有許多人在自然而然中正依循園藝治療的範疇做著社會福利的工作,但是他們卻不能稱為園藝治療師,因為園藝治療師目前在美國園藝治療協會以及加拿大園藝治療協會等都有著嚴格的註冊過程,累積五百小時以上相關課程訓練經驗者可申請授與「助理園藝治療師(Horticultural Therapy assistant)」,累積二千小時以上則可申請為「註冊園藝治療師(Horticultural Therapy Registered)」累積八千小時以上則可申請為「園藝治療大師 (Horticultural Therapy Master)」等三級執照。但是研討會中的專家表示,近年內的註冊認證將改成必須先行取得園藝治療學士學位,或是其他學士學位再另行修讀相關學分後,並在已取得認證申請的園藝治療師監督下進行實習累積約四百八十小時以上之訓練經驗才可以申請,由此可知,想要獲得園藝治療師註冊認證執照的門檻是有所提高了。

農業推廣人員的使命

園藝治療注重體驗和探索學習,並由人和大自然的接觸和互動中獲得身心靈的健康,過程中藉由園藝活動引發興趣與動機,並發揮「做從中學,學從中做」的精神去誘使感官體驗認知,進而感受並了解其背後所欲傳達之義意與目的。然而,園藝治療必需是一種跨專業的團隊合作才能事半功倍,其中包含了醫療護理人員、社會工作者、物理治療師、心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老師以及園藝專家及工作者等,也因為學有專精且隔行有如隔山,因此中間的協調與連結卻是更為重要。筆者個人認為「以人為本」的農業推廣學基礎訓練中,舉凡推廣理論、傳播學、心理學、社會學、規劃與評估、團體動態學與成人教育等一系列課程,這不啻就是一堆人趨之若鶩,渴求獲得國外園藝治療師養成的相似學程嗎?所以,農業推廣從事人員不應也不能在此新興領域中缺席,因為農業推廣人員有能力可以做為園藝治療第一線較有經驗的工作者,亦能替整個療程作妥善的連結溝通與規劃設計,因此農業推廣人員可以自勉努力成為準園藝治療師並開創另一片新的天空。

台灣未來的願景

據研討會中的專家表示從2008年的夏季開始,美國園藝治療協會即將暫停海外人士對於園藝治療師的認證申請,可能原因除了保障其美國本土自身園藝治療產業發展的利益外,其次由於風俗文化隔閡可能會造成實務上操作的差異,況且所能使用以及應用的植物材料會因地域性及環境不同而有所限制。有鑑於此,風俗民情較為相近的亞洲各國正積極籌劃組成亞太園藝治療協會,希望藉由亞太各國間彼此資源共享與協助,共同推展亞太園藝治療之產業,目前臺灣籌備處辦公室暫時設立於臺中縣潭子鄉佛教慈濟綜合醫院臺中分院。

園藝治療產業在亞洲地區已有一小段的發展歷史,臺灣目前仍處於萌芽階段,但是隨著臺灣的社會即將邁向高齡化,而且少子化的結果迫使臺灣的孩子升學競爭壓力更為沉重,以及身心障礙者對人權的高漲等因素,使得臺灣即將更需要園藝治療這份正向的能量來協助老人安養照顧、壓力舒緩釋放以及社會福利關懷等,相信未來一定能使我們的社會更加圓滿美好!

Share